老貓說老奎,北歐自由行—戰神Ω(God Of War)劇情心得


大家好,在下貓皮,寫作的前輩向在下推薦了這代戰神的劇情,所以貓皮便寫了以下數篇文章來對劇情進行吐槽ww






本文包含以下特性

走馬看花,邊砍邊寫,如遊記般的實況文。
說劇為主,點謎為輔,劇本敘述緊跟當前遊戲進度,附帶微攻略向,將說明當前遭遇謎題的解法。

本文適用的讀者:

一:看了片段遊戲實況,想進而了解戰神劇情全貌的人。
二:剛好與貓皮玩到同一段落,想確認當下是否有些與遺漏的人。
:玩完了整款遊戲,但全程砍殺太爽快,不小心就把主線解完,想回頭確認有沒有遺漏任何劇情碎片的人。


本文開始

遊戲一開始,便是與遊戲封面相符的境景。
奎爺的外貌多了一層明顯的風霜,腰間不見當年成名兇兵,手中利斧落在一棵有奇妙掌印記號的堅木之上,雙瞳有神無焰,膝下多了一子,倒像引退多年的老兵生活。
正當貓皮好奇這個的兒子是打哪來的時候,卻見奎爺拖著巨木回居處,竟是打算將逝妻的遺體焚化。
奎爺將兒子喚作阿特柔斯』,卻未呼喚逝妻之名,還把她包得緊緊的,而阿特柔斯神色黯然,似乎已將悲傷消化了一些,而奎爺見逐漸焚去的遺體,面色雖未有所動,但雙眼卻滿滿的都是故事。




但是,這些故事在前作並未曾提及半分,想來,是遊戲的製作者在這時就下了兩道核心謎題玩家。
是誰頂住了奎爺每個晚上...咳咳,我是說成了奎爺最珍視之人?』、『奎爺的兒子又是何許人也?』


於是貓皮一時好奇,上網谷狗了阿特柔斯』四字,雖然阿特柔斯在希臘神話中確有其人,也有一席之地,但不管是對其父其母的描述,都很難想像有奎爺過去的『功業』產生什麼牽連。
WIKI的阿特柔斯就是個雜魚,什麼你說他至少是個邁什麼尼的國王,誰管他阿,也不想想奎爺什麼角色,區區國王什麼的...沒有被當手扒雞撕開就該偷笑了

總之,奎爺打算完成遺妻的兩個遺願,一是教會阿特柔斯狩獵的技巧,二是將她的骨灰灑在九界最高的山峰上。
奎爺也不打算捨近求遠,打算先完成狩獵技巧的教學,於是整段旅程,便從尾行一隻鹿的屁股後頭開始了
其實阿特柔斯以前在母親的指導之下,對狩獵已略有心得,小小年紀便已懂得分辨足跡,也有能力使用弓箭,但奎爺認為這種程度仍是遠遠不足,尤其對兒子耐性很不滿意。

兒子阿,不要跑太遠嘿
你看馬上就出包了吧!
奎爺的指導風格雖有一套,簡單俐落,卻也十分嚴厲,容易激起少年不服輸的心態,使得他更加急於證明自己,加上阿特柔身上畢竟也流著奎爺的血,都還沒輕狂過,又怎能期待穩重呢
甚至,狩獵過程中卻出現了不該出現的敵人亡靈士兵。
亡靈士兵突然出現,到底是為什麼呢?這座山林已經好幾年沒見過這種邪物。
I do not know x1
這些惡靈與野生動物不同,只有純粹的敵意。 奎爺不願兒子涉險,挺身以斧頭應戰,跟以往的戰鬥相較,少了三分狂性,多了六分雄霸,解決敵人仍是毫不手軟。
呃...我是說以斧...沒事,你繼續。
換句話說就是戰鬥節奏變慢超多,很講究節奏感,無雙感大失,雖然打擊手感很好,但這硬直也太誇張了吧
順便在這理誠心建議,貓皮十分推薦適中的難度,高一階會氣死你,少一階又覺得打不過癮。

至於阿特柔斯初次臨陣,以新手跟小孩來說表現倒也不差,奎爺雖然擔心,但小小的亡靈士兵尚構不成威脅,奎爺也是一邊叨念,一邊放馬去踢,還順便觀光了一下北歐的古蹟。
奎爺在這裡還真是個文盲....
兩隻巨狼追逐日月的傳說,哈提追逐月亮,斯庫爾則追逐太陽
不算困難的機關,只要飛斧砸破上面的鐵鍊,就能使爆炸罈掉下來炸破路阻
 中間貓皮也遭遇了幾個解謎機關,或許是因為在新手村沒什麼難點,只要歡點心思繞一下總能找齊,在這篇就不多作提及了。
 值得一提的是,這裡絕大多數的機關都可以開啟,因此如果碰上無法解開的謎題,或者是眼前的寶箱沒有拿到,肯定是要你先往前走一段才會有其他通道讓你去拿。 
這個段落僅僅只有一個女武神的封印門(在後面),因為你還沒拿到相應的道具所以無法打開,暫不必浪費時間之外,其他的地方都需要注意一下。

之後,阿特柔斯成功找到那頭鹿,並且一箭命中,卻在此時碰到第一個艱難的抉擇。
雖然學會了射獵的技術,終要在仁慈與殺生之間抉擇


『你不能對你的獵物手軟,因為你的敵人也不會對你手軟。』
緊接著,沒毛的巨人(學名什麼的就讓我們忘了吧)馬上就教會阿特柔斯這點,一手撈走人家的獵物,一手巴飛阿特柔斯,所謂身教顯於言教,阿特柔斯立刻就忘了剛剛狠不下心督進去的畫面,抽箭應戰,雖少了幾分勁頭,倒也氣勢十足。
沒錯...敵人真的完全不會手軟...
(過了一分鐘)
在擊殺巨人之後,阿特柔斯怒血翻騰,難以自制,對毛巨人的屍體亂刮一通,也沒刮出幾根毛,奎爺立刻就明白狀況,上前阻止他。就在阿特柔斯還以為能受到肯定的時候,卻反被父親潑了一桶冷水。
『你還沒有準備好。』
小孩之中就有那麼幾個聽到這句話會爆怒,何況還是奎爺的兒子呢。
父子倆回到家中,還為了剛剛的事情小小爭吵了一下,此時天空大氣震動,緊接著還有個人在門外叫囂,奎爺隱約覺得不妙,便叫阿特柔斯躲了起來。
只見門外是個矮了自己一個頭,一臉痞樣的傢伙,而且這傢伙光看那張臉就已經讓人肚爛,奎爺竟然還能等到對手撂完話,自己又被賞兩拳才出手,當真是轉了性子。
生出這傢伙外觀的人給我出來,我保證不打死...
卻沒料到這個瘦小傢伙的力量與外觀上根本難以聯想,兩人就此展開激戰。

但這『痞子陌生人不管被奎爺揍了多少重拳,嘴裡嚼著血,卻又嚷嚷著不痛不癢,對奎爺的風評大失所望的言詞,戰鬥中的也總是擺出一副遊刃有餘的態勢。
就在那『痞子陌生人』察覺屋內還另有他人,又嚷嚷叫囂幾句之後,奎爺也認真了起來,一身斯巴達之怒還以顏色,終於暫且擊敗對手。

你敢把老子奎爺我鑲進牆壁!?看老子把你整叢督進去!!
精彩重播 : 人肉風火能~~
那老尼姑一手抓著他的腳,另一手抓著他的手腕,把頭都扭掉了...
 雖然還不知道那人身份是誰,但這個居處的四周,已經到處都是亡靈士兵在徘徊,甚至還有這等力量的人前來叫囂,已不安全,縱然奎爺不覺得自己與兒子已準備好面對這一切,也只能決定帶著阿特柔斯一起上路。

 短短時間,突然面對這麼多敵人,阿特柔斯似乎也意識到自己將會遭遇什麼,丟出了許多問題,對於狩獵動物解決亡靈士兵,他能理解,但是...說到殺死人類...。
 『你殺了剛剛的陌生人嗎『我做了該做的事。
『為什麼對我們有敵意『我不知道。
 『接下來還會遇到更多有敵意的人『會。
『目地是搶劫嗎『可能。

 然而奎爺惜字如金的教導方式,雖然很有性格,卻不能好好的回答兒子這些問題,只能以短短一段話做為結論。
 『你不能對你的獵物手軟,因為你的敵人也不會對你手軟。』

 在即將要離開森林之際,兩人登高一望,阿特柔斯這才發現,原來他們一家人所居住的森林一直由一道金黃色的結界所保護,這道結界是由阿特柔斯的母親所設,這或許也是亡靈士兵甚至是方才的陌生人,在阿特柔斯長大的歲月中一直沒找上門的原因。

然而破壞結界一角的人,是奎托斯自己,那棵有記號的樹,正是那道結界其中一環。
而使奎托斯破壞結界的原因,卻是來自於逝妻的遺願...。
 登山一看,一直保護這座森林的結界缺了一角,到底她為什麼會要求奎托斯破壞結界?


『有記號的樹。』完

 第一篇文章暫時到此,貓皮總算走出了新手村,各位看倌,請多支持貓皮的文章,您的支持是貓皮寫文的動力,我們下回再見。
Next Post較新的文章 Previous Post較舊的文章 首頁

Copyright 紀由屋 - KikyuS | 設計by 賢人
使用Blogger平台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