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Taiwan Creepypasta》新台灣都市傳說計畫01──娃娃機(上)


此為新原創系列,旨在將台灣目前廣為討論社會現象與Creepypasta元素結合,創造只屬於台灣特殊的原創網絡都市傳說系列。

這次的主題是目前風靡於大街小巷,幾乎隨處可見的「娃娃機」!






~娃娃機(UFO catcher)之所以能夠於現代社會爆量發展,是在於他能夠在最小的金錢消耗下,讓人得到物質(獎賞)和精神(挑戰)的成果享受,對於現在那些平常被工作壓榨,漫無目的無法達成夢想的可憐大眾來說,是最快最有效率讓他們得到實際成就感的東西。 ~


  「媽的爛機台,又被騙錢了啦!幹幹幹幹幹! 
  楷雄十幾次的與娃娃機的爭戰,花光了口袋裡所有的零錢後終於惱羞成怒怒吼中又同時抵住玻璃,用力的踹了好幾下機台。 
  「哪有、人、保夾了之後還是弱爪啦!這樣夾到民國幾百年都還是抓不到啊!」 


  照理來說,現在的娃娃機只要達到了「保夾金額」後,就可以無限夾取直到將物品夾入洞中。 
  但是楷雄現在碰到的,是到了保夾狀態但夾取物品的爪子還是弱到觸地就直接放開的「騙人強度」,也因此不管來回夾了多少次,那個布丁狗娃娃還是聞風不動,就好像是被釘子釘在了原地一樣。 
  「呿,下次再也不來這家店了 
  由於是自助娃娃機店,時間又已至午夜店裏沒有半個人,因此楷雄只能氣沖沖的選擇離開,至於將那台娃娃機踢到取物口旁邊的鐵板都凹了個大洞的行徑有沒有被店家的監視攝影機拍到他一點也不在意,畢竟先「違反規則」可是台主,他的所作所為只是對於台主的欺騙所做的正當報復罷了。 



  「而且就算被拍下來貼在店門口被『通緝』,娃娃機店路上多得是,頂多就到別家去吊而已嘛,真是好好的下班後的一點悠閒時光也要被搞壞,反而是我要找台主算帳好嗎? 
  歷經艱難的便利商店晚班,在客人和店長不斷的刁難轟炸後才終於得到的一小點下班悠閒時光還要被不良店家糟塌,楷雄依然悻悻然的拿出鑰匙插入了自己的YAMAHA125機車,轉了半圈後從跳起的坐墊中拿出安全帽,跨上機車啟動引擎後直接人行道切到對面車道,然後大力催上油門揚長而去。 


  已過午夜的堤防外道路十分昏暗,野狗追逐的吼叫聲不絕於耳,故障了好幾個月但從未看見有單位修理的轉角照明燈旁的,是不久前在此處發生腳踏車遭輾斃的受害者家屬張貼的尋求目擊者告示,但只要是經常在同個時段行經此處的人都知道,要在這種人煙罕至的地點和時段找到目擊者根本是不可能,這些家屬也許一輩子都沒有辦法為他們的孩子伸冤了吧? 

  然而既使看到了目擊者告示,楷雄依舊不減速的高速駛過轉角,呼呼疾風灌進安全帽底部,儀表板上的指針已經快要往右擺倒底,就像是在享受奔馳在一人馬路上的快感一樣,就這樣爬上了提防坡道,在山頭上繞了個圈,機車引擎嘶哼怒吼後準備駛進社區。 

  但就在即將到達市區外圍,由鐵鍊和地板白線所圍出來出來的大型停車場之前,楷雄被前方道路旁的亮點吸引住了。 
  「嗯?這個地方什麼時候屋子的,我記得早上的時候沒有看到啊? 

  原本以為會是哪家停車場的收費亭,但是騎到近點後卻發現根本不是那回事,那是一個有兩個店面大的鐵皮屋,但奇怪的是,鐵皮屋就這樣單獨矗立在空地之上,旁邊也沒有其他的支撐物、路障和公廁之類像是給人當作休息站的設計,就好像無端端的突然從停車場地上生出來一樣。 
  並且隨著楷雄放慢速度騎著車前進,四周的空氣就好像時間停止一樣的凝結了起來,但照理來說因為無風而應該轉為悶熱的水氣時卻好像來到深夜的冬天一樣冰冷,鼻頭竄入了一股酸臭味,原本此起彼落的狗螺聲也全部銷聲,周圍安靜到只剩下自己腳跟下的引擎聲,實在是詭異到讓人不寒而慄 




  「都幾點了啊,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還有人開著店擺東西怎麼想都什麼?這個是娃娃機店! 
  在三面淡綠色鐵皮,只有對向道路的開口是用防水透明布遮起來的大型店面裡頭,擺放的是一台又一台五顏六色,肩並肩排排站好的娃娃機 
  「在這裡擺娃娃機店,店主腦袋有問題吧,怎麼想都不會有人來啊,不過算了,既然是開24小時的,那就表示以後回家就不用到那個詐騙店家可以來這邊釣啦!那麼就先來踩個雷吧! 

  說完後,楷雄就將機車停靠在了店面前,熄火、推下中柱並脫下安全帽放好後就進入了這家怪異的娃娃機店。 






  「喔!實際走進來後,裡面比從外面看進去感覺還要大很多嘛。 
  白熾的光線從頭頂照射下來,這是一家由十機一排,總共有排面對面陳列的娃娃機店面,但不同於外面的鐵皮,牆面是有著白色粉刷的水泥牆面,腳踩的地板也是一般家裡的白色磁磚的,就好像正常會在市區看見的那種娃娃機店一樣 

  這讓楷雄覺得相當的奇怪,一般的鐵皮屋內部的裝潢能夠做到這樣的程度嗎?就好像一走進這座鐵皮屋裡四周的空間就瞬移到了不一樣的地方似的。 
  「而且講真的也太安靜了吧?沒有發動機和空調機器運轉的聲音這店到底是怎麼開著的啊幹真的會讓人毛毛的耶算了還是先找換幣機來玩個一把轉換個心 



  「歡迎光臨,請問要換幣嗎? 
  「嗚哇三小看到鬼!」 

  在楷雄還在觀察著四周環境的中途,一股柔弱無力的女聲從背後傳來,立刻嚇得他猛然退了好幾步。 
  「您好我是這裡的服務員,請問要換幣嗎? 
  「吼小姐妳不要突然無聲無息的從後面冒出來好嗎?大半夜會嚇死人的! 
  「要換幣嗎?」 
  「 
  當楷雄正面第一眼看到女子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不對勁的頓了一下。 
  「唔對啦對啦幫我換兩百塊。 
  但是下一秒就壓抑住自己的猶豫,馬上掏出錢包將鈔票給了她,女便一句話也不說,搖搖晃晃走到了最裡邊機台擋在外頭的小櫃檯 

  (那個女的,怎麼完全沒有活著的生氣似的?) 
  楷雄開始回想剛剛與女孩面對面時她的樣子,女孩的頭大概在楷雄胸口的位置,兩眼張的老大但是裡頭完全沒有光的黑瞳、長至及腰的馬尾還有慘白絲毫沒有紅澤的肌膚,讓人還以為是在跟一具穿著藍色制服的真人大小洋娃娃說話——然而重點是她剛才發出來的聲完全沒有起伏還真的就像是附聲娃娃會發出的聲音一樣。 
  (而且這種地方的娃娃機店還會有服務員嗎?然後還是大夜班?這裡真的是讓人覺得越來越奇怪了,等等還是釣個一兩次後就趕快撤了吧。 

  「兩百元二十枚十元。」 
  一分鐘後,女孩一樣搖搖晃晃,手腳不協調感覺就像是被操縱似的走回到了楷雄面前手掌生硬的張開交予硬幣後就又走回了後面的小櫃檯。 

  「算了,還是趕快來玩吧。」 



  楷雄馬上選定了其中一台的娃娃機要來小試身手,黃色上頭又有粉藍泡泡字體的機台裡,裝著的是各式可以一手抓住大小的毛絨娃娃,勻稱的樣貌和重量,和多到能夠疊到兩三層的數量,想必只要爪子不要被設定的太弱,最多也只要試個五次就能夠順利進洞了吧? 
「不,靠近擋板位置的用甩的應該兩次就可以了 

  楷雄拿出剛剛換得十元硬幣,投入了機台硬幣口,哐啷一聲後輕盈可愛的電子音樂叮鈴鈴的開始作響,讓原本因為無聲而怪異的氛圍立即被吹散,接著圓頭搖桿被楷雄反手抓住,天車開始作動,爪子跟著楷雄的指示斜向前進。 
  「第一個目標就你啦小松鼠!」 
  被獵人看盯上的紅鼻松鼠娃娃,還像是在同伴間悠遊露出半個屁股的時候,天而降的神爪就迅速落下完全不給逃走的機會,罩住了這個可憐的小動物。 
  「來看看能動多遠嗯?喂等等不會吧! 

  不同於楷雄所預期的,小松鼠竟然穩穩的被爪子撩起,扣的一聲與上頭的天車接觸後,完全沒有搖晃的順利掉進了洞口中。 
  「喔喔喔喔!不會吧第一把就強爪喔,這台主也太佛心了吧! 
  楷雄將手伸入取物口,絨毛的觸感馬上傳至右手,沒錯是剛才自己挑中的紅鼻松鼠娃娃 
  「太爽啦竟然碰到這種機台,那麼就趁勝追擊來第二抓! 
  第二枚硬幣推進硬幣口,追擊的第二把仍然毫無懸念的將藍色史迪奇娃娃成功入袋! 
  「嗚喔喔喔!又是強爪,等一下這個台主,該不會忘記調強度了吧?還是說我來試試別台看看? 





  接著楷雄馬上選定右邊的機台,裡頭裝的是不同於剛剛簡單好爪絨毛娃娃,是擺放了八顆藍色金屬圓盒的娃娃機,這是一種只有在娃娃機才有辦法入手的藍芽喇叭,因為保值性高又具稀有度先前一段時間還被當成是娃娃機界裡頭的特殊貨幣來使用。 
  「可是也是因為圓形鐵盒,所以不好被吊起來難度很高啊,嘛就當作驗證被騙一下吧。 

  第三枚十元被投入,楷雄對圓鐵盒的挑戰就這樣拉開了帷幕。 
  這台娃娃機的爪子種類是三爪,最近的藍芽喇叭在,距離洞口四個拳頭,貼著玻璃地方以玩家的視角來說是很適合作甩爪的位置。 
  「一樣先來試試爪子,如果甩不動的話就可以直接放棄了 
  楷雄移動搖桿,將爪子拉到了鐵盒的位置,接著開始左右震盪爪子。 
  「喔喔,甩的動喔,那麼馬上來試試。」 
  不斷等速晃動的爪子逐漸增大的幅度,楷雄緊盯著爪子的位置,接著看它先擺向左,向右增加了往上的力道,再擺向左後接著 
  「就是現在!」 
  然後在右邊即將向左搖擺的時候,楷雄立馬按下按鈕,爪子便由左向右的抓住了鐵盒圓蓋,接著再按一下,爪子被收起的時候理當鐵盒要被橫甩到左邊天車的正下方 
  「梆啷!咚! 
  「不是吧 
  鐵盒直接被抓起到半空中,然後不可思議的被強力甩到了左邊玻璃上,發出巨響後就吭嚨掉入取物口裡頭。 

  只用一次,楷雄一次就將眾人認為高難度的藍芽喇叭成功夾入手了。 

  「喔大哥哥你很會抓娃娃。」 
  「啊!媽的不要突然從後面出現啦! 

  剛才換給楷雄硬幣的女服務員無聲無息出現在楷雄的身後,讓他再次的嚇了一跳,但是仔細一看,女孩好像跟剛才稍微變得不一樣了。 
  「大哥哥是我在這裡看過的客人最厲害的喔,以後要常來喔。 
  「說什麼厲害,是這裡的機台根本好抓到像是超自然現象一般好嗎?剛才妳也看到了,鐵盒直接在空中被甩到玻璃上耶!這不管是任何人來玩都百分之百中獎啊。 
  「有哪麼好抓?不過這裡也不常有人來,所以這裡當作大哥哥包場個夠也可以。 
  「喔像這樣爽的店,不用說我當然會每天來釣個滿載而歸。 
  「嗯那大哥哥一定要每天都來喔。」 


  也許是自己的錯覺吧?女孩感覺已經不像是洋娃娃,比起剛才還要有活力,並且眼睛也有生氣了 
  在跟楷雄做完約定後,女孩就一樣走回了後面的小櫃檯,由於位置被貼著海報機台擋住,所以女孩在櫃檯裡面在做什麼楷雄一點也看不到,不過就在剛才出乎意料的「驚喜」後,楷雄原本對這家店面的提防和詭異感已經被成就感替換,也許這時候的他就算這家店真的藏著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他也認為自己無所畏懼了吧? 

  「好~今天就來把她媽的錢包打光,讓機車吊滿裝著禮品的塑膠袋滿載而歸啦! 

  楷雄今晚的豪遊之旅,此時才正要剛開始。 
Next Post較新的文章 Previous Post較舊的文章 首頁

Copyright 紀由屋 - KikyuS | 設計by 賢人
使用Blogger平台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