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oLiveN][TRPG]:全角色前傳故事淺述



  貓皮真的很喜歡這次的TRPG主題,光是故事本身就非常有趣了,很想讓人往下看下去,四位HoloEN成員與故事互動的代入感也都很棒,特別是死神作為主持人的氣場真的很強,光靠看似簡單的圖片、故事、音樂、特效,就把故事氣氛像看電影般地弄出來了。
 
 




本文來自紀由屋 本文來自紀由屋 http://www.kikyus.com





可能傷眼警告:


  在下英文很菜(高中被當英文七個學期的老貓)很多名詞聽得並不太明白,但姑且能把故事大綱繞成一個圓,接下來在描述故事時也會儘量簡化,一些沒有直接影響劇情走向的細節會被模糊帶過或直接跳過,將近三個多小時的內容縮減至一篇短文的幅度。
 
 
  若只想大概知道一下劇情的話,歡迎繼續往下閱讀,如果很執著一些劇情細節的話,已知有勇士烤肉Mam正在爆肝著手全程熟肉,在基於對這位大神的敬意之下,貓皮要在此大力推薦,請務必前往觀看(目前進度約在:色建立上/下、Tiara:4/4、Yuul B. Alwright:2/4左右(昨晚11:30翻譯進度))

敬意轉推:轉生的佛系烤肉檔: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LVCG4UED7CwmLfPlcRjvyQ


看完本文也別忘了回去看原片,享受一下文字無法表達的臨場感吧:





第一章-貓頭鷹訓練家Tiara的尋鳥冒險:


Tiara能力概述:身體能力普通、擁有可聽從精密指令的貓頭鷹-訓獸代動型。
值得注意的技能:配備鳥語精通、動物親和、危機預知、基本槍械操作。
值得注意的NPC:Tiara的哥哥(未登場)、Vik(維克)、銀髮女獵手
關鍵道具:純金飾品。
通關評價:護妻死神偷降難度(採6/10up、7/10up,由主持人主觀判定),冒險有驚無險地完成了。




  Tiara是一名鳥類訓練家,喜歡到處旅行、拍攝鳥類,並且養了一隻心愛的貓頭鷹『嗚呼』,每天都待在Tiara的肩上,形影不離。
  某日,Tiara旅行至一處幾乎毫無觀光特色的海港都市,唯一稱得上特色的地方,就是附近的森林公園是一特有種貓頭鷹的棲息地,而Tiara正是為了一睹真顏而來。


  Tiara的起始經濟條件不好,三餐幾乎都喝豆子熬湯,住在一間不太牢靠的租屋,而且還欠了包租婆大約幾週的租金,包租婆雖然不好相處,但是為了讓Tiara有辦法還得起租金,還是介紹了幾份工作讓她可以生活,因此Tiara便選擇了在鳥店裡打工。
  鳥店老闆娘的聽力很糟糕,加上Tiara有語言障礙(被描述為語尾硬要加ara、ara的超煩),經常牛頭不對馬嘴,但是Tiara的工作也不困難,值幾個小時夜班就可以拿到不少薪水。
  Tiara也對這間鳥店的鳥兒們頗感興趣,還找到一隻小獵鷹,雖然不確定在這個城市養獵鷹是否合法,但小獵鷹倒是願意對Tiara展現親近的態度。


  店裡還有個自稱是『王子』的清潔工『Vik』(這個世界觀的共通角色,四本前傳中登場了三本),Vik似乎對Tiara十分傾心,但是這間店明明聘請了他當清潔工,但四周卻依然很髒,而且Vik只顧著搭訕也讓Tiara『本人』十分反感,當然也不相信他是王子,因此先是拒人於千里之外,還威脅Vik如果再騷擾就要告發打掃偷懶的事情。
  Vik雖然怕得落跑了,但好像對Tiara肩膀上的貓頭鷹也起了興趣,又遭到Tiara一陣白眼。


  Tiara在工作之餘經常會尋訪森林公園,但始終沒有找到貓頭鷹,倒是餵食了很多當地的小鳥,這些特殊的小鳥跟Tiara很親,還會跟著回Tiara的住處守護她的安危,卻吵得包租婆不得安寧。

  在這個地方發生了不少關鍵事件,依序簡單描述如下:

  Tiara被一名老人告知其實這座森林公園不太安全,有危險性的生物會經常在此地出沒,幾天後,Tiara果然遭遇到一條意圖襲擊的蛇,但被貓頭鷹成功驅離。

  似乎有一名高大、穿著風衣的人在遠處觀察Tiara,Tiara一時好奇,回到住處後試圖用日記回憶,但只覺得那個人跟『哥哥』的感覺很相近,當晚,Tiara夢到一個像是哥哥的人發出警告,並要她小心保管所持有的金色墜飾,即使是身邊的貓頭鷹嗚呼也不能讓它接觸到。


  在關鍵事件發生的前一晚,Tiara在鳥店值夜完班歸返時察覺被跟蹤,由於『危機預知』發動察覺到敵意,Tiara即刻選擇逃跑且成功,但沒有辦法確認跟蹤者是誰,回到住處之後危機感仍沒消失,撐著很久沒睡之後才感到危機感逐漸退去,並且在鳥群的保護下安心睡著。
  雖然Tiara沒有在睡夢中遭到襲擊,但隔天一早,卻驚見嗚呼與金色墜飾都不見了,Tiara『本人』非常緊張,但只能懷疑昨晚是Vik跟蹤,進而找上門逼問。
  雖然找到了Vik並且威嚇大成功,Vik被嚇成智障,還像是被打了自白劑般地什麼都招了,但事實上,Vik只是剛好擁有可以透過貓頭鷹視角監視的能力,本來只是打偷窺Tiara,卻沒料到竟意外發現了跟蹤Tiara的歹徒,Vik極力聲稱自己跟他們不同夥,指稱是那些歹徒抓走了嗚呼。


  但Tiara仍不信邪,便強迫Vik帶她找到那些歹徒的窩藏地,但由於貓頭鷹不在身邊,使得Tiara有些失能加降智,不但在別人的地盤大聲呼喚嗚呼提早通知歹徒,還叫Vik去敲歹徒的門,結果反而害得Vik被歹徒抓去當人質,被關押起來(歹徒似乎認為Vik是某種高價值人物)。
  Tiara只餘試圖潛入歹徒的窩藏地一途,入內後見到歹徒共有四人且部份配槍,正在警戒狀態,並發現這裡被關押了大量的貓頭鷹,原來整個森林棲息地的貓頭鷹都被抓走了,所以Tiara才會找沒半隻。
  Tiara利用潛行的回合偷到某個歹徒的配槍,並拔槍與歹徒們對峙,進入談判的回合時,歹徒們倒覺得隨隨便便都可以殺死Tiara,一時老馬而沒有出手,Tiara情急之下追問歹徒是不是抓走了嗚呼,並偷走金色墜飾,但歹徒首領一聽到金色墜飾便豎起了耳朵,直接宣告要用Tiara的生命安全來交換金色墜飾的下落,Tiara雖然早已丟失了金色墜飾,但仍假意同意,同時一邊位移、一邊觀察環境,最後成功用鳥語聯繫到了嗚呼,並發現關押嗚呼的鳥籠。


  Tiara以偷來的手槍成功擊中鳥籠的鎖,解放嗚呼,進入交戰回合,Tiara又命令嗚呼去營救Vik並且成功,使得Vik得以逃出來,緊接著Tiara又勉強擊中一個貓頭鷹的鎖,使得四名歹徒有兩名受到貓頭鷹的驚嚇,並未立刻追上,另外兩名歹徒則與Tiara糾纏,雙方戰鬥之下,Tiara開槍擊中一名歹徒,同時也遭到一些損傷,並且遭到壓制,但兩名歹徒也暴露了真面目-一種半獸半人的異形,似乎還刀槍不入。


  這時,Tiara判斷不能與之戰鬥,勉強起身逃跑,Vik雖然並未協助戰鬥,一脫出牢籠就選擇落跑,但他也撞開了大門,使得Tiara也得以順利逃跑,一路穿越森林公園,跌跌撞撞地來到大街上之後『危機預知』才漸漸消除。


  就在驚險地逃生後,故事來到終局,Tiara在大街上遇到一名高大的銀髮女性,而這位銀髮女性正是之前在公園偷偷觀察Tiara的那個人,她宣稱自己是Tiara哥哥的熟人,並透露那些『怪物』很早就盯上了Tiara,所幸貓頭鷹嗚呼察覺到歹徒來襲,帶著金色墜飾飛走並藏了起來,還以身作餌引走了歹徒,這才被抓而有了後續的營救行動。


  Tiara起初並不信任這個女性,因此這位銀髮的女性交給了Tiara一張酒吧的名片,Tiara左思右想之後,覺得那些獸形歹徒可能已經知道租屋的位置,最後決定不回家(避免了另一場襲擊),選擇來到冒險者酒吧,故事暫時結束。




第二篇:一點也稱不上沒事的Yuul B Aulright與人造人研究

原影片:




能力概述:身體能力偏差、無起始配備、以智能、工具來強化判定率的類型。
值得注意的技能:製作化學品或科學道具、強硬駕駛、基礎急救。
值得注意的NPC:
教授Aile(艾爾或Dr. Oopsie*喔噗斯)、
同班同學-Neeta(妮塔)、Justin(賈斯汀)、
同校同學-Chad(查德.兄弟會社團之長)、Emma(艾瑪.姊妹會社團之長)、其他人-清潔工(及兄弟會成員Alpha、Alpha、beta、beta...等族繁不及備載)
(幾乎所有登場角色的全名都有一定程度的雙關語笑點)
通關評價:挑到起手與過程都極其困難的故事副本,慘到疑似被『劇情救』才能走出新手村。





  Yuul B Aulright(簡稱Yuul)在『就是一間大學』(Justa University)就讀,Yuul是校內學霸,也是主科教授Aile底下的得力研究生,而Aile是典型的『瘋狂科學家』,十分沉迷於人造人或人體鍊成等之類的技術,他甚至懷疑這個社區內有不少街坊鄰居早已失蹤,卻被人造人給偷樑換柱,而且人造人看起來還與常人無異,但其實構成肉體的元素卻僅僅是木棍與石頭一類的廢材。

 
  Yuul雖然也覺得這個研究假設十分駭人聽聞,但她更關心的是,這個瘋狂的教授平時老是丟一大堆工作給她,搞得她經常睡眠不足,這次為了配合研究,Aile更交代了一個特別麻煩的任務,要求Yuul在明日的深夜,偷偷將一輛裝載『生物樣本』的貨車開到研究室,雖然這又更進一步剝奪Yuul本就不多的睡眠時間,但這也讓Yuul換來之後可以休假的承諾。

 
  Ailer教授是個被學生們仰慕的明星人物,而Yuul也相對受到同學們的歡迎與羨慕,某日,Chad要在他自己的兄弟會內舉辦一場盛大的派對,同學Neeta與Justin很想參加,也極力邀請Yuul一同參加派對,但這場派對的舉辦日剛好就在Ailer教授要Yuul去送貨的當天稍早,Yuul本來還想在送貨前補眠一下,但Justin幾乎把這一輩子的熱情都拿出來了,盛情難卻之下,Yuul還是非~常~勉強地答應了。

  派對當天發生許多對話與事件,挑幾個比較關鍵的來說,描述如下:

  一言以蔽之,這個派對就是充斥著笨蛋、啤酒、嘔吐物,腦袋纖細的Yuul來到這個地方完全就是走錯棚的概念,她雖然想儘可能地保持低調,但在Justin高調介紹之下,Yuul沒能擺脫全場的注意力,現場的肌肉棒子們見到Yuul到來時的反應更是莫名其妙地歡聲雷動,派對的主持人Chad對Yuul也非常熱情,頻頻邀請Yuul參加他們一系列跟大爆喝有關的笨遊戲,但Yuul總算還是勉強躲過啤酒轟炸,捉住機會成功躲進會場後面的破倉庫裡,打算混時間。
  卻見同學Neeta也正躲在這間廢棄倉庫中,而且看上去喝得有點茫,Neeta還趁亂問Yuul對Chad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看法,在得到『他看起來似乎只是個好人』這個答案之後,Neeta心中似乎暗自竊喜。

 
  小聊之後,Yuul打算要幫Neeta去廚房拿點水,卻又在廚房遇上姐妹會之首Emma,Emma非常仰慕Ailer教授,為了能被Yuul介紹當Ailer教授的助理,並進一步接近Ailer教授,Emma強勢地邀請Yuul加入姐妹會,還以為可以當作條件交換,誰知Yuul對兩者皆不感興趣,斷然拒絕,見笑轉生氣的Emma竟然摔碎酒瓶威脅,但Yuul成功判定引起派對主辦人Chad的注意,Chad便立刻趕來救援並斥退Emma,但在這之後,Chad竟也向Yuul提出邀請加入他們的兄弟會,Yuul只好以要先去找Neeta為由迴避這個場合,Chad不死心地跟隨,但Neeta卻已失蹤不在原地。

 
  歷經一番懸疑之後,Yuul終於找到Neeta,原來Neeta正待在一群兄弟會成員之間,而且看上去喝得更茫了,見Justin也在場而且喝得頗為爛醉,似乎正準備要加入兄弟會,小弟們正嚷嚷著兄弟會的宗旨,但其宗旨竟然是『揪出社區內的人造人、阻擋一切超自然力量入侵生活』如此這般。

 
  這時Chad才坦白,他其實是想要Yuul去Ailer教授那偷取一些資料,不管是找出證據,證實教授跟『失蹤案』及『人造人』有關,亦或是單純竊取研究成果以圖找到應對超自然現象的手段,他都很需要現成的研究資料。
  (由此看來,很可能是Chad 唆使Neeta與Justin設法邀請Yuul來派對,因為Justin想加入兄弟會,而Neeta則是喜歡Chad。)
  Chad要求的口氣聽來和善,但其實有點像最後通牒,加上兩個朋友都在Chad那邊,因此Yuul稍微判斷之後只說會考慮,其後,Yuul便推說還有Ailer教授交代的任務要辦,要求離去,Chad覺得光是有考慮就還可以接受,便不再攔阻。

 
  離開派對時已有點略晚,但Yuul駕駛判定成功,使得Yuul順利找到Ailer教授所指示的貨車,並剛好在約定時間內開著貨車抵達研究室,但到了研究室大樓之後卻見黑燈瞎火,連工作狂Ailer教授也不在現場,只有研究室外剛好有一名清潔工正在鎖門,Yuul試圖說服清潔工讓她進去,但因清潔工不想惹麻煩而判定失敗,就算Yuul自報名字還把學生證交出去也不被買帳,Yuul只好選擇在深夜打給教授。

 
  教授很快地接了電話,知道狀況後卻是很緊張地說:『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擊倒你面前那個人!(重重地重複兩次)我只給你五分鐘。』就掛了電話,這讓Yuul非常困惑,Yuul只好藉口說想回去睡覺,先瞞過清潔工,而清潔工也宣告下班,兩人便一同離開研究室。
  Yuul回到貨車上,左思右想加猶豫萬分之後,終於還是撞了清潔工,但因為成功判定只有一,清潔工只遭到輕微猛擊傷害而昏迷,就在Yuul下車打算確認清潔工的生死時,卻意外在敞開的貨車廂裡頭發現了一些穿著『衣物』的『人形』廢料,謹慎的Yuul馬上拍照存證,卻忽然察覺到身後遠處有個巨大的人影,正在緩緩逼近。

 
  Yuul在多次的觀察(並且聽完死神描述)之後,發覺黑影不但體型巨大,而且手腕上還配備一個巨大的鉤子,直接確認其敵意,想要逃跑,但是無論隱匿與體能都只有絕望的兩顆骰子,於是Yuul…
  逃跑-失敗-跌倒,被逼近。
  再逃跑-再失敗-再跌倒,被貼臉。
  原本打算用手電筒閃眼,怕激起敵意被一時勸阻。
  裝死-又失敗-遭受鉤子兩點傷害。
  危急之下,Yuul不得不用最後手段的手電筒閃了鉤子怪人,再加上只能使用三回的緊急力量(well power)使骰子+3(或加倍),但9骰卻只有一次成功,僅只脫離了鉤子,小小拉開一段距離(下回合必須再次成功逃跑才能脫離場景),但此舉卻激起對方的敵意,使其進一步發起攻擊。

 
  Yuul依然使用(well power)+2骰,但四骰還是不足以逃過屎運,四骰的全失敗判定(加算兩次1判定)VS十二骰5成功判定,使得Yuul遭到暴擊般地七點傷害,血量直接見底(Yuul以為自己那一下已經死了,但角色死亡必須在零點生命值時再進行一次最終判定),就在這時,學校突然傳出槍響,引起鉤子怪人的注意,使Yuul又多得到一個回合的機會,但她選擇裝死卻又再次失敗(衰到爆),但儘管鉤子怪人不相信Yuul裝死,卻也已對重傷無力的Yuul不再感興趣(劇情救!?),緩緩往學校前進。


  Yuul趁機使用(well power)+急救技能止血,免除遭到持續傷害判定,僥倖避免死亡,但因為沒有與醫療包相近的道具被拒絕進一步治療。
  (說起來,老貓覺得這個故事副本難度之所以高,是因為Yuul幾乎沒被引導進任何可以做東西或交易的場景中,雖然最開始時進了研究室一次,但焦點都在初期的對話上,Yuul也沒料到這居然是他最後一次做東西的機會(她選擇跑去睡午覺),之後,當然全程只能靠很差的基本數值來測定危機)。


  就在學校方向發出連續地槍響之後,Yuul隱約明白鉤子怪人肯定會回頭,想試圖逃跑卻又失敗,只能緩緩地在地上爬阿爬還爬到暈倒,半昏迷之時,Yuul察覺有人在替自己包紮,只是因失血過多而視線模糊(觀察判定失敗),無法辨識來人是誰。
 
Yuul:「Hello...?」
清潔工:「HI。」
Yuul:「那、那我...想要...點一...盒...大號...的披薩。」
(死神笑噴)
 



  原來此時出手救治的正是方才被Yuul撞倒的清潔工,他自稱『Vik』,身上還留有被撞擊的傷害而且也才剛剛轉醒,但Vik似乎知道鉤子怪人的來歷,本來正準備逃跑,但因為他不會開車才出手救了Yuul。
  兩人沒來得及閒聊兩句,此時鉤子怪人果真又回頭追上,於是兩人趕緊隨便奪入一輛巴士打算開車逃離,但是Yuul卻因重傷又再次骰了失敗,使得鉤子怪人居然追上了巴士,勾住車門並準備登上車,Vik見狀是緊張地大罵,萬分危急之時,Yuul因為Vik方才的醫療Buff,總算成功發動強硬駕駛的技能,使出了大甩尾甩下鉤子怪人,狂踩油門在街道上狂衝,但Vik也被這波衝刺嚇智障。
 

  就在好不容易甩得夠遠的時候,只需要再一個成功的逃跑判定就可以結束這個場景,但Yuul又骰了一個大失敗,使得鉤子怪人竟緊追不捨,追逐劇情持續,這時強硬駕駛的副作用以及方才鉤子的傷害,使得車輛的損傷也有些嚴重,Yuul面臨要不要棄車的抉擇(若不棄車就要判定車子可否繼續行駛),但就算棄車也只有兩顆骰子根本逃不掉,還不如賭一把,最後在連續判定汽車可以繼續駕駛,以及成功逃跑之後才終於成功逃離了鉤子怪人的魔爪,總算進入終局。
 

  在公路上,Vik提到自己知道那些怪物的來歷,並且打算要介紹Yuul去見他的首領,而Yuul因為撞了Vik卻仍被他所救,決定信任Vik(況且還欠了他一塊大號的披薩),而Vik也因為自己難得被人信賴而顯得很高興,就這樣,Yuul在Vik的指引下,決定開車前往冒險者酒吧,故事暫時結束。





第三篇-反英雄Watoto一家的反政府日常(以下借某烤肉Man的代稱華偷偷):

原影片:




能力概述:身體能力中、擁有蘑菇溫室及工作檯、以藥物強化判定的類型。
值得注意的技能:製藥、用藥、盜竊、調查天才、敏捷反應、對長輩施展暴力屁擊
值得注意的NPC:Matner Watoto(以下稱華媽)、Fatner Watoto(以下稱華爸)、軍火商小男孩、反政府結社成員。
關鍵道具:蘑菇溫室、華生特調蘑菇(藥效:隱匿)、精神治療粉末、蘑菇炸彈。
通關評價:最強運反英雄哥布林,連破險關,不靠額外NPC支援就幾乎看完整個劇本,還因阿梅強運而戲(自)稱為Watantan。


(最符合其故事形象的人物概念圖)


  華偷偷一家住在一個叫作『華偷偷鎮』的地方,因為位於城市的陰暗面且被雨林環繞而顯得有些潮濕、混亂,上有流言四起諸如『政府正與外星人勾結』、『政府企圖完全掌握藥草市場』等謠傳,下有各種反政府結社正在蠢蠢欲動,總之貧窮與不安正在逐漸加深鎮民對政府不信任與厭惡。
 

  由於華爸在能源工廠失業,華媽的身體也逐漸變差,一家人只能生活在『拖車公園』的一輛拖車中,儘管生活條件不優,但華爸拒絕離開這片土地,身為知識份子的一員,他對大多數陰謀論都有著頗為實際的見解,為了防止政府染指他所熟悉的這片土地,無論如何也要付出一己之力,他堅信他的離去只會使狀況更糟,因此這家人弄了一個五臟俱全的小溫室,在華偷偷的細心照料下,能靠生產出高品質的蘑菇來製成藥品以換來生活資金。
 
  華偷偷每天的生活就是醒來、餵一堆狗、幫華媽洗澡、製藥、到鎮上、開偷(雖然實際上好像沒偷什麼東西)、賣藥、回家、吃飯、洗澡睡覺,非常程序化(?)且充實的一天,華爸平時也會幫忙照料溫室,並且對有個這麼懂事的兒子十分欣慰,華媽雖然身體不好,卻也加入了某個反政府結社,還正在秘密進行活動。
 
  故事從華偷偷開場就製藥大成功,並準備到市場販售開始,細節頗多,以下簡單描述。
 
  出發前,華爸似乎正在與一個小男孩商販進行交易,華偷偷經常看到華爸與這個小男孩像這樣碰面,好像感情不錯,但華偷偷並不知道他們的實際交情有多深入。
  華偷偷上前與之攀談,發現這個小男孩其實是個不得了的軍火商,小小的箱子裡全都是大管的重型武器,華偷偷拿出蘑菇想與小男孩交易,但因為判定結果很普通,只換到了一把手槍,而華爸似乎很想買一把全新的霰彈槍,只是已經失業的他拿不出什麼錢,但小男孩卻說:「這個地方還需要華爸的智慧,而那是更加高價的力量」,便半賣半送地將霰彈槍交給華爸。
  而華爸為了回禮,居然將華偷偷的整箱零食轉贈給小男孩。
(華偷偷:NO-!Father Please!!!)
 

  接著,華偷偷帶著華生特調來到一個擁擠且充滿汗臭味的市場兜售,華偷偷宣稱他的藥劑有極佳的隱匿效果,可以躲避政府人員的追蹤,在與此同時正流行的反政府風潮中,銷量非常地好,因為三個成功判定(與群眾的0判定)被許多恐懼政府的民眾當場搶購一空,並得到了100單位的貨幣。
  雖然生意還算不錯,但華偷偷自知狀況難以長久,因為傳聞當地也出現了一個大型的製藥公司,似乎要與這個傳統藥草市場展開競爭,使得顧客正在流失,華偷偷與攤商噴都十分厭惡這個製藥公司,但卻無能為力。
 

  華偷偷賺了錢之後,打算買一些生活用品(護腳膏)或食物(魚魚)回家,因為芳才順利把貨賣掉,也爭取了額外的時間可以再逛一下,在又出現了一堆10的強運觀察判定之後(華生自此便自嘲是Watantan,此後只要又骰到10,彈幕就會刷一堆Wa1010)找到一群正在販售治療藥粉的怪異小販。
 

  華偷偷靠近一聽,得知原來這群小販其實是反政府結社的成員,華媽也有加入,所以華偷偷很快就認了出來,而這群小販除了販售治療藥粉之外,似乎也在秘密找人製作炸彈,卻正好被華偷偷聽到計劃,華偷偷上前表明自己可以利用蘑菇製造炸彈,儘管那些反政府結社的成員覺得這個主意很可笑,但老大卻覺得華偷偷的老爸不是普通人,華偷偷自己倒也算是個專家,再三考慮之下,加上議價時又刷一堆10的大成功之後,老大決定相信華偷偷能製造炸彈,還提前把治療藥粉當作酬勞支付給他,並約好傍晚來拿。
  (治療藥粉有強力恢復效果,並且在治療精神失常時有奇效,但只有七成機率會發動治療效果)
 

  回家之後,華偷偷因為賺了不少錢又買了一堆日用品回來,被華爸大大地獎勵了一番,但回頭以蘑菇製造炸彈時卻失敗了一次,導致他花了兩倍的時間才將炸彈做好,本來還以為會遲交,但誰知反政府結社的人根本沒出現在交貨地點(華偷偷懷疑被政府人員抓走,但並未證實),於是華偷偷便乾脆將炸彈交給華媽,華媽非常高興地說這個絕對幫得上忙,還送給了華偷偷一盒零食。
 

  在祈禱與吃完晚飯之後(祈禱文:Watototototototototototo...),華偷偷睡覺,進入夢鄉,夢裡,華偷偷身在雨林之中,卻感覺雨林被一股『暗能量』所壟罩,而這股暗能量與父親曾經提過的暗能量陰謀論有些許類似(華爸也是在能源公司上班時提出察覺到暗能量的存在,卻被斥為無稽之談而遭到解聘),就在華偷偷要進一步探索夢境時,卻驚覺自己被一對無形且黑暗的眼神注視,驚醒過來。
 

  就在大半夜驚醒時,華偷偷察覺到不明臭味,趕緊奔向溫室一看,卻發現自己苦心栽培的蘑菇竟然遭到一種怪異藤蔓的汙染,蘑菇全數發黑,無法再用,將藤蔓切開查驗,只見竟漫出出一種紫黑色的液體,還散發出屍臭味。
  就在這時,華爸突然大聲呼叫道有敵人來襲,疑似是政府的走狗,華偷偷立刻上前確認,果真能勉強看到拖車屋外有幢幢黑影與不明的黃色活動物體,看們狗們也受到驚嚇,亂成一團,華爸叫華偷偷立刻去找華媽,但華媽已經不知所蹤,連同她紀錄資料的筆電也一起不見了。
 

  這時,華爸嚷嚷著到處都是黑影在竄動,還拿著霰彈槍四處亂開,但華偷偷順著槍指的方向看去卻什麼也沒發現,倒是發現華爸的膝蓋正在發抖,神色錯亂,因此華偷偷便將治療藥粉與身上的蘑菇一起塞給他老爸(因為溫室被燒掉,判定持有剩三,華偷偷這時也吃了一顆,所以最後持有剩一個蘑菇),華爸吸了華生特調之後頓時恢復專注,開槍瞄準陰影中的不明物體並確實地爆了頭。


  華偷偷立刻上前確認該不明物體,卻覺得這個鬼玩意就像謠言中所描述的外星人,而且這黑影般地形象也與夢中那凝視自己的黑影有種說不出地相似,這時,倒地的黑影對華偷偷以意識傳達了某種『邀請』之後,便消失不見了。


  華爸與華偷偷都認為必須趕緊尋回失蹤的老媽,於是華爸負責留守,華偷偷則是帶上了身上所有物資(包括因華媽失蹤,判定未被使用的蘑菇炸彈),順著『聲音』一路穿越雨林,且聽且走,竟然意外來到了鎮上所傳聞的那間大藥廠,還發現一條通向工廠深處的隧道。
 

  華偷偷披夜偷偷穿越隧道,因為藥廠與隧道都處於低警戒的狀況,華偷偷順利地潛入內部,並發現幾間牢房,其中一間牢房關著一隻半人半狗的合成生物,華偷偷本來以為牢房也關著華媽,設置炸彈打算把牢房炸開,但是左思右想之後(加上死神勸說如果引爆炸彈,會從潛行狀態變成不可逆的敵對態勢),決定先跟這半人半狗的生物對話。
 

  而半人半狗的生物只是有些詞不達意地訴說著痛苦、詛咒、外星人、藤蔓之類的字眼,並指了一個方向,於是華偷偷順著該方向繼續深入,果然又發現了一個祕密『花園』。
  這個『花園』充斥著熟悉的噁心氣味,並培養著大量的植物以及培養人體,這些人體的體內都流淌著一種紫色的血液,就與污染華偷偷蘑菇的那種紫色液體相似,同時,華偷偷又聽見來自陰暗角落的黑影發出了憤怒的低語。
 

黑影:「你怎麼會在這裡?計劃不該是這樣的,你別想摧毀我們。」
華偷偷:「華偷偷放了炸彈,蘑菇炸彈,你最好滾。」
黑影:「那就放馬過來吧。」
 

  黑影現身開始追逐華偷偷,華偷偷逃向『花園』深處,打算伺機炸掉花園,過程中,黑影又試圖與華偷偷談判,雖然不知原因,但看來是很希望華偷偷能夠幫助他們,並承諾金錢、名望與地位,但華偷偷只想要回華媽,黑影卻回答說華媽已經知道得太多,不可能放人,談判不攏,華偷偷便設置了炸彈,定時10秒,卻在要逃跑時被判定失敗,被困在花園門口。
 

  此時黑影終於追上了華偷偷,但眼看炸彈就要爆炸,黑影隨之丟出最後通牒,華偷偷不得已只能與之談判,因此黑影也退一步說道:「我可以放過你,甚至可以救你,但你最少欠我一個人情,我們會找機會討回來。」
  就在華偷偷同意之後,即便黑影並不喜歡華偷偷炸了他們的『花園』,但因為『約定』的關係,黑影果真為華偷偷擋下了爆炸的大部份傷害,儘管炸彈爆炸的威力奇佳,使『花園』陷入一片火海,卻使華偷偷只有那雙大腳受到灼傷。
 



  華偷偷身負燒傷,死命逃出花園,卻與受到驚動而大批出現的守衛狹路相逢,華偷偷吃下最後一個隱匿蘑菇,因為判定超成功而產生奇效,(5+3+1骰5成功,不過這包括死神誤多給了兩骰的機會,但就算把兩個骰子算成成功再扣掉也是+3)使得判定隱匿時可以多三顆骰子,緊接著又一個超級大成功(先骰出一堆10判定,追加的骰子又骰10再往下追加一堆骰子),華偷偷直接如入無人之境般地穿越過大量守衛的防線,順利逃出工廠)。
(此時聊天室正在刷一大堆wa1010
 

  逃出生化工廠後,華偷偷看見一輛迎面而來的黑色轎車,只見是市長從車中走出,並且趕緊關心爆炸的情況,華偷偷也知道市長是這間生化工廠的大股東,但奇怪的是市長的身後也緊跟著一個黑影,似乎正在暗自觀察並嘲笑著市長,他們看著市長的眼神就像可以隨時丟棄的工具。
  接著市長又回到車內,駕駛隨即開車離去,才沒開多遠,車子內的某個人就以精確的兩槍把現場的守衛給狙掉滅口了,幸虧華偷偷因為強力隱形效果而未被發現。
  此時華偷偷意識到黑影將交談的重點放回了華偷偷身上,他們宣佈華偷偷將為蟲群而服務(市長貌似也是所謂蟲群體系之一,但是被捨棄了),並再次確認華偷偷是否會履行約定,華偷偷強調:『只限於一個約定,ok』,黑影便滿意地退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見。
 

  終局,生化工廠遭到摧毀,日出時分,華偷偷才終於回到自己家中,但華媽沒有找回來,華爸明明說要留守卻也失蹤了,那些被污染的蘑菇以及藤蔓也都被燒毀滅跡殆盡,只餘黑影在華偷偷手上留下的『約定的印記』。
(儘管華偷偷各種強渡關山,但結局卻最為壓抑呢...)
 

  但華偷偷仍決心要找回父母,幸運的是,華偷偷一家所養的看門狗並未走失,他們只是靜靜地躺在桌子底下等主人回來,而華偷偷每次賺錢回來的時候都只上繳一半,因此也保留了相當可觀的一筆存款,這使他足以重新添購旅行所需之物。
  華偷偷回到熟悉的市場,隨機逛逛,意外找到之前上門販售軍火的小男孩以及他身旁的一名老女人。
 

  華偷偷對著小男孩簡單講述自己的遭遇以及該做的事,包括華爸失蹤必須找回云云,接著要求交易,小男孩大感意外,儘管身旁的人卻都覺得華偷偷瘋了,只有小男孩身邊的老女人仍鎮定如常,並細細往下詢問,華偷偷道出了暗能量、藤蔓云云,小男孩與老奶奶便逐漸採信了華偷偷的說法,小男孩甚至表示他與華爸是好友,更願意奉送自己所有的軍備資助,但只有一個條件。
 
-「你必須請我喝一杯。」
 
  華偷偷欣然應允,便隨著小男孩來到冒險者酒吧,故事暫時結束。
(華偷偷也在那裡遇到了沒有登場機會的Vik以及在Tiara線登場的銀髮女性)





第四章-文盲的礦工女孩ScoutFrom Bell-buckie(來自貝爾巴的史考特)與吃人的礦坑:

原影片:




能力概述:身體能力強大、可使用鍛造工坊、看不懂任何文字、利己主義。
值得注意的技能:武器與工具鍛造、著名工匠、鋼鐵耐力、鈍器打擊。
值得注意的NPC:爸爸(PaPa)、耐斯博士(Dr.Nice)、老貝蒂(Betsy)、女警長
通關評價:不能再稱之為鯊愚腦的鯊鯊,彷彿脫胎換骨般地融入了這個遊戲,連玩個TTRPG都可以這麼香。
 



  Scout所住的Belt-Buckle是個位於偏鄉地帶的小鎮,這個地方最大的特色就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任何值得一提的事件,離這個地方最近的都市,就是需要開一個多小時車才能抵達的mythton,鎮上約有七成都是老年人口,然而剩下三成也都是牲畜,幾乎沒有年輕人願意待在這個地方,也因此,十八歲的年輕女孩Scout便算成了這個小鎮最珍稀的物種。
 
 
  Scout一家除了務農養畜之外,也經營一間鍛造工房,Scout的爸爸通常會從附近的礦坑挖點優質金屬回來,再加上Scout是個天生的匠人,產出的工具與兵器總是異常銳利,很受鎮民愛用,雖然鎮民們總會對這些金屬的來源抱持懷疑並說點閒話,但總地來說,Scout一家仍算是受到鎮民的歡迎。
 
 
  Scout每天光忙著鍛造活就夠飽了,幾乎連看電視、讀本書都很不容易(所以才成為文盲?),而且爸爸也幾乎禁止Scout亂跑(特別是礦坑),這使得Scout連鄰近的mythton也未曾造訪。
 

  某天一早,就在Scout玩壞了爸爸的汽車(用三次判定做了開車在地上刮出甜甜圈之類的蠢事,結果第三次判定時造成戲劇性大失敗而撞爛),只好改騎機車到隔壁鎮買蛋當早餐時候,卻聽到街坊們正在傳聞有個年輕的博士竟然造訪了這個無聊的小鎮,Scout對這號人物心生好奇,還覺得他搞不好是打哪跑來的巫醫,打算在這裡翻弄黑暗力量什麼的,便打算前去『問候』一番。
 

  Scout一打聽到那位博士的住處便直接前往,見到面之後更是連珠炮般地丟出一堆問題讓這位博士難以招架(你為什麼要來這個地方?帽子是什麼顏色?你來這個小鎮多久了?你是獸醫什麼的嗎?我家後面有隻很大的馬...)
  博士文弱地自我介紹道,他自稱Dr.Nice,是專長於老年人口的研究者,並且正在調查這個地方的不正常高齡化現象,順便給予一些照護服務,卻反被Scout懷疑道:「人到老就會死很正常,有什麼好研究?你果然是巫醫什麼的,正在研究蘑菇怎麼做成隱形藥劑對吧?」說完,還向Dr.Nice討要博士學位證照來查驗身份。
Scout:給我你的P、P、P、PDF!
Dr.Nice:PHD?
Scout:UM...Yean...。
(不是阿...孩子,你個文盲,人家給你學位證照你也看不懂啊...。)
  但博士只是偶然造訪,不會把文憑隨便帶在身邊,最後Scout骰了個測謊判定(還用了Well Power,最後感覺對方沒有說謊)便勉強信了Dr.Nice,送給了他幾顆蛋,還邀請他參加鎮上舉辦的賓果之夜。
 

  接著Scout回到家,先掰個理由把撞爛的車子丟給妹妹去修(說服與修理都判定1成功,不過欠了她人情),踹門進屋,大力親了正在做早餐的老媽,便進入鍛造工房處理一些鍛造武器、馬蹄鐵之類的訂單。
  就在Scout工作到一半的時候,老爸聽到打鐵的聲音便前來關心,順便嘉勉幾句、給了一點建議,原本Scout打算另外再做隻鎬送給老爸,但因為鯊鯊強運的關係,匕首與礦鎬雙雙製作大成功,最後她乾脆把兩把精美的武器都自己收著了(最後給了老爸幾顆蛋當早餐打發掉這個回合)。
 

  完工之後,一家人(父母、姊妹、老奶奶貝蒂)吃著美味的早餐,這時Scout提到倉庫的鐵塊快不夠了,也因為爸爸的身體有點變差,最近很少出入礦坑,使得鐵材庫存與日遽減,因此Scout便自告奮勇說要自己進入礦坑挖點東西回來,誰知老爸卻又堅決反對,平日Scout就認為老爸管得太嚴,兩人還藉機大吵了一架,最後老爸實在拗不過,只勉強准許Scout在礦坑淺層地帶隨便挖一挖。
 

  就在這不巧的時間點,Dr.Nice居然特地主動上門拜訪,但他這回要找的是老貝蒂,原來老貝蒂曾經跟Dr.Nice提過身體出了點狀況,像手腳不俐落、行動遲緩等等,Dr.Nice認為自己可以用點專業技術幫上忙,因此上門關心健康狀況,卻又再次被Scout刁難,她這回還是鬼打牆地要檢查Dr.Nice的學位證照(而且還是念錯),還要檢查他隨身的手提箱,老爸聽到聲音甚至直接出門粗暴地對Dr.Nice大吼,顯然比起Scout的懷疑,老爸更是對博士多了三分厭惡,竟然直接把Dr.Nice給趕走了。
 

  就在Dr.Nice離開之後,Scout本來要進工房取出鋼打造好的工具,準備進入礦坑,卻見工房僅存的那點礦材竟然都變成了粉末(Scout還沾了一點粉末來舔,味道有點像培根或焦掉的肉(?),不過方才打造好的東西倒是沒事),Scout一怒之下當然先懷疑是那個巫醫在搞鬼,只是在超成功觀察之下,確實找不到有人出入的痕跡,使得這一切看起來就像被施展了黑魔法般地詭異。
 

  當天Scout沒有去礦坑,而是跟她老爸報告方才所見,就在Scout嚷嚷著要去搥扁那個巫醫的時候,老爸制止了她,雖然老爸同樣憤怒又驚訝,但他似乎認定這個異常應該不是Dr.Nice的問題,而且似乎心裡有點底,卻只推說這件事是他個人的問題,他會處理,但還是要求Scout不要插手,Scout一方面覺得這又是老爸在那邊管太多,一方面又拿出訂單該怎麼辦的正論辯駁,但雙方爭論之後,誰知老爸卻是更為強勢地堅持,甚至擺出架子不講理地發起火來,於是Scout只好表面退讓,心中另尋他法要弄清楚這個異常。
 

  當晚Scout想開窗偷溜,但是卻判定失敗被老媽抓到,很顯然老媽也是支持老爸的決定,去問了老貝蒂,但即便提到關鍵字『黑魔法』卻也問不出所以然,然而在提到『Dr.Nice』時老貝蒂卻回答道:「他是個很好的人,還幫忙醫好了一些老人病,也很照顧這個社區的老人們。」
  這使Scout又更加地疑問,想要打電話給Dr.Nice卻看不懂電話簿,只好就這樣睡到明早。
 

  明天一早,Scout的老爸果真帶回了許多高品質的礦物,但是他幾乎只離開家裡兩個小時,Scout立刻起疑,但老爸也只推說他借用了一下Scout好用的礦鎬所以才這麼順利,這下Scout的疑心被徹底點燃,但也只能亂問老爸是不是有什麼祕密魔法還是跟惡魔交易什麼的,卻都被含糊其詞帶過,老爸依舊只堅稱礦坑非常危險,要Scout絕對不能接近礦坑。
  這個疑問尚且沒得到解答,Scout卻又緊接著從老媽口中得知老貝蒂恰巧在昨天半夜心臟病過世,疑雲同時疊在一起,讓Scout無法再坐視任何怪事發生,眼下的方向,就只剩下從博士那兒得到解答,再親身一探那個神祕的礦坑。
 

  Scout瞞著老爸偷偷溜去了Dr.Nice的家,告知Dr.Nice老貝蒂心臟病過世消息,以及金屬莫名灰化的異常現象,但Dr.Nice的反應卻是對兩者皆非常震驚,特別是他曾經檢查過老貝蒂的心臟,非常地健康,很難想像一夜之間會因心臟病病逝。
  Scout無法為這兩件異常提出任何關聯,明知有什麼不對,但她也自知光靠自己的鯊愚腦是找不出解答的,便強拉Dr.Nice陪她一探礦坑,Dr.Nice無法拒絕這強勢的請求,只好帶著隨身醫藥箱與手槍一同前往,並在出發前聯絡了朋友,以免不測。
 

  其實礦坑就離Scout的家不遠,入口的石磚上寫著『1865』,Dr.Nice判斷這應該是礦坑啟用的年份,距今至少百年以上,除了看起來非常老舊且被廢棄已久之外之外,也只找到Scout的爸爸似乎曾在這裡出入過的跡象,這讓兩人比決定要進入時更加地警戒。
 

  Scout說服怕得要死的Dr.Nice走在前面,一路深入礦井坑道,裡頭的景觀使Scout相信這個礦坑大約在20-30年前就被停止使用,他們首先找到一輛裝載了不少『灰化金屬』的礦車,博士大膽地沾了一點『灰化金屬』來嚐,卻發現果真如同Scout所描述地就像培根一樣,接著博士又更大膽地直接往牆壁舔,卻更加確信這根本都是肉的味道。
 

  兩人又繼續深入,他們逐漸脫離了人工建築的範圍,來到洞穴地帶,這個洞穴充滿著閃亮的光輝,到處都蘊藏著那些『上等金屬』,Scout以礦鎬敲下了一些,並一時心血來潮將之扔進水中,卻發現這些『上等金屬』竟然在水中逐漸分解成鐵、銅、銀、金等等不同種類的金屬物質,Scout試著往水中摸一些出來,但因為骰得太衰摸出來的都是鐵,Scout要求Dr.Nice也嘗試一次並且解釋這個現象,但即便聰明如Dr.Nice也是驚訝萬分。
 

  種種異常現象引發兩人的好奇心,誘使他們又繼續深入,但眼前竟然又再次出現人造建築物-一個隧道,直直通向看不到底的深處(觀察判定失敗),Dr.Nice總覺得四面充斥著重金屬的味道,但曾經見識過農場屠宰牲畜的Scout卻覺得這更接近血的味道,搞得Dr.Nice更加緊張,就在這時,Scout摸到一塊像是海綿狀的物體,Scout以匕首試探,卻見匕首被吸附其中,Scout只好心一橫用礦鎬猛擊,只見海綿物體被打穿並形成一小片通道。
 

  他們進入通道,發現這裡便是礦穴的最尾端,從天井射下來的光線正好照亮了面前的景象,一面如凝固焦油般地石壁立在面前,地上都是些詭異的黑泥,而且散發著怪異的臭味,即便五次超成功判定加見識過牲畜死亡的Scout也無法辨別這個東西的本質,Dr.Nice上前以手電筒細細確認,除了確認黑泥中還殘留一些人體的組織之外,同時也發現了貝蒂膝蓋內那具老早就該換掉的金屬護膝片...。
(OH...FUCKING...GOD,看來老貝蒂是被從天井推下去餵給礦坑了...)
 

  就在二人接觸到真相的瞬間立刻轉身要跑,說時遲,那時快,整片隧道就像有生命地嚎叫、動了起來,如同肉體組織般地將兩人緩緩包圍,Scout腿快(四骰)一下就衝出了方才打穿的肉洞(2成功),但Dr.Nice卻沒那麼幸運(三骰)被困在收合的肉窟中(失敗),此時整個礦坑都像生物組織般地收合、嘶嚎,似乎非要讓這兩人付出代價不可,Scout猶豫了一會兒覺得保住小命要緊,想繼續往下逃,卻仍然被困在隧道盡頭(失敗)。
 

  這時,這個隧道隱約傳達了一些片段訊息與畫面到Scout腦中,那些是關於『被簽下的合約』、『上等金屬』、『投放祭品』等等訊息,串聯之下,原來Scout的父親與這座吃人礦坑達成了某種協議(看來連媽媽都有份),以投入祭品換取肉窟生長出高級金屬,因為鎮上都是老齡化的人口,因此在壽終(或根本還沒)之後,遺體不見也不會被人懷疑,但Scout的父親似乎已不願意繼續這樣下去,逐漸減少了投放祭品 的次數,因此這個吃人隧道傳達這些訊息,就是要脅迫Scout重新建立這份『合約』。
 

  這時,許多念頭閃過鯊愚腦中,包括單純地逃跑、利用工具想點辦法、甚至是跟吃人礦坑溝通犧牲掉博士(還都準備好要開口了)...但是,最後她卻突然想到可以利用投放祭品的天井逃出去。
  Scout再次用礦鎬再次猛擊肉壁(成功),回到Dr.Nice的所在位置,Dr.Nice非常驚訝Scout居然蠢到回頭,但Scout只說了:「想活命就跟上來」,Dr.Nice便慌忙地跟了上去,也使用了Well Power但還是跌倒,這時Scout用盡身上的一切資源與能力湊到11骰拿到6成功,一鍬一鍬地奮力地爬出了天井。
  此時Dr.Nice正遭到強酸侵蝕加上肉窟噬咬,正遭受重創,情急之下終於骰了三個成功掙脫,在天井之下拼命呼救,這時Scout陷入天人交戰,要嘛重新爬下去揹他上來,要嘛犧牲礦鎬丟下去,賭Dr.Nice能靠屎運能自己爬上來(但成功率很低)。
 

  最後…Scout扯爛自己的褲子、綁上腰帶製成繩子(死神判定給了六顆骰子),終於成功讓Dr.Nice爬出礦井,然而Dr.Nice的身體已經被強酸腐蝕出一堆傷口,雖然渾身是血,而且陷入了極大的驚慌之中(不願交出持有的醫療箱),但幸好Scout的家就在附近,她便趕緊回去要弄點醫療藥品回來。
  Scout趕回家之後發現父母都不見了,只剩下一臉困惑的妹妹,Scout沒有立刻解釋,而是隨手即器地做了點繃帶,回頭要幫助Dr.Nice止血,並趕緊讓妹妹叫護車,並且要她找出老爸的醫藥箱,找找看有沒有止痛劑之類的東西,妹妹雖然疑惑,但還是照做並找出了一劑嗎啡。

Dr.Nice:「我保證這些傷口絕對比看起來的還要痛!」

  三十分鐘之後,一名女性警長隨著救護車一起到來,Dr.Nice看起來因為嗎啡生效而穩定下來,但是女警長卻氣噗噗質問Scout是怎麼一回事,Scout先推托說Dr.Nice是在自己的工房中受傷,女警長匆忙之下暫且接受了這個說法,便趕緊帶著Dr.Nice上車就醫,就在Dr.Nice遠遠朝Scout投來一個感謝的眼神之後,車門便被關上,救護車揚長而去。
  直到這時…Scout才意識到自己一直都是光屁股的。




  當然,妹妹肯定知道Dr.Nice不是在工房中受傷,於是Scout便老實交代了在『吃人礦坑』所見的一切,妹妹雖然很難相信,但隨著日出將近,沒有回家的父母卻似乎已經讓某些推測漸漸成為現實,兩人商量之後,Scout覺得不能再待在鎮上,就在煩惱去處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這通電話是Dr.Nice打來的,這通電話除了表達感謝之意外,也包含了一些必須交代的事情,原來女警長正是Dr.Nice的朋友,而且他也已經將全部的事實都告訴了女警長,而警長也願意相信Dr.Nice的說法,還打算約談Scout,而且此刻已經在路上了。
  然而就在警長到了的時候,Scout才想到要把褲子穿起來。
  女警長對Scout撒的謊(或沒穿褲子)並不太介意,而且態度也沒有很嚴厲,只是她好像已經對這類型的事件頗有經驗,甚至也察覺Scout打算離開,便關心Scout之後的動向。
  Scout說出了父母失蹤的事情,並且表明打算要找到他們,但女警長卻表示他們是刻意連夜逃離的,而且也確信是Scout的爸爸謀殺了老貝蒂,於是女警長又拿出了一張名片,說道:「如果你想弄清出整個事情的真相,或是想在經歷這些事件後還能平靜生活的話,我在mythton有個熟人能幫你。」儘管Scout看不懂名片上的字,但妹妹可以看懂。
 

  終局,Scout想起Dr.Nice就住在mythton,便打了電話給他,Dr.Nice自覺沒什麼大礙,便也打算要在明天一早回mythton,於是兩人便乾脆約定好在醫院碰面,隨後,儘管妹妹心繫父母的安危,但Scout仍強硬地說服妹妹趕緊打包。
  隔天一早,Scout開著修好的汽車,帶著妹妹,順便去醫院接了Dr.Nice,一起前往名片上所指示的冒險者酒吧,故事暫時結束。
(四人終於要聚首啦!)
 



Previous Post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评论:

張貼留言


Copyright 紀由屋 - KikyuS | 設計by 賢人
使用Blogger平台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