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灣都市傳說(7)--我是一隻維尼熊玩偶


無論經過了多少歲月,玩偶永遠都會是孩子的守護者

我們會記著與你的每一絲羈絆,即使你已不再需要我們。


本文來自紀由屋 本文來自紀由屋 http://www.kikyus.com




我是一隻維尼熊玩偶

雖然我身上布滿污痕,但只要抱住我,我一定能給你溫暖。

圓滾耳瓣上的短毛開花成了黃霧,瞒蟲鑽動像極了長草叢。
身上的紅絨布已經沾上了五顏六色的斑塊,但上頭的「Pooh」繡字仍不減半毫。

我每天最喜歡坐在二手商店最顯眼的位置,正對門口距離不到三步之遙的木樁上。

看著來往的過客,期待著嶄新的「命運」,欲加我身的「使命」



斑駁的綠門推響搖鈴,發出鏗鏘但不太清脆的聲響。

啊……新的「命運」到來了,在我與他對上的第一眼顯然明瞭。

頭戴藍襖帽,身高不及門把的男孩,你就是我的主人嗎?

孩子搖頭晃腦,眼神掃過我身上每一個角落,接著向我身後眺看一眼後……

--緊緊抱住了我,將臉頰蹭像我的肚皮,瞇著眼咧出了大大的笑容。

黏上我身體的鼻涕帶來了一抹濕冷,但暖烘烘的體溫卻立即壓過了一切。

孩子,讓我成為你的守護吧。

重踏的腳步聲進逼,孩子如反射般將我放回了木樁。

蓄著鬍的父親買完工具組,如命令般的叫孩子回去。

孩子只能立正站好,眼神恍惚不時看著我。

威風凜凜的男子,看著手足無措的男孩。

一把抓住了頭,把我丟給了男孩。

溫暖體溫再次穿透了我的肚皮,男孩雖然高興但還是抿著嘴。

壓著澎湃的情感,面無表情向父親響亮的說「謝謝」

但從這一刻起,孩子和我的「命運」拉開新幕。



我是一隻維尼熊玩偶,清洗過一遍的我已與新品無異。

孩子只要回到房間,第一件事情就是翻上床抱緊我。

有時會辦點家家酒,摸著透明的茶壺到出蜂蜜邀請我吃下。

像是電視中的我常做的那樣。

被寢具鋪墊的曠野,毫無起伏代表著我是孩子的第一個玩物。

我很感到欣慰,因為這也代表我是孩子的第一個守護者。

--所有的玩偶,都是擁有自己小孩的守護者。

雖然我們沒辦法出聲,但會永遠陪伴小孩左右……無論他是否還記得我們。



孩子再次把弄著我,手持著筆似的將我的圓肚皮硬生生切成兩半。

同時另一邊張開虎穴,作勢用鑷子在裏頭攪和。

孩子的夢想是成為醫生,帥氣的救回性命得到病人的尊敬,

他又抱緊了我,鼻子頂進我的頭頂使其凹了一塊。

「--好想要有那個手術玩具喔。」

晃著頭蹭了幾下後,他的眼皮便緩慢的閉合,進入了夢鄉。

孩子,不用擔心,我是你的阿拉丁神燈

只要你像我許願,我便一定能為你實現。



天亮後,出現在孩子桌上的,是夢寐以求的手術模擬工具組

他興高采烈,一甩手將器具灑了一地版,

當然,在把玩之後便抓起了實驗品的我開始大刀闊斧一番,廢寢忘食無法自拔。

能看到那孩子高興,我便能感覺我的存在得到了富足。

只不過幾天後,被指控偷了福利社商品的他被學校和家人非難和挨打之後,讓我對那孩子又更多了一層歉意。



我是一隻維尼熊玩偶,跟那些金屬製的存錢娃娃可是天差地遠。

可別把我跟那些只會吞了小孩的錢拿去買巧克力棒,然後再騙小孩錢怎麼少了十元的甜食狂魔一般見識。



雖然經過歲月的洗禮,但我身上的羽絨依然能帶給人溫暖。

只是擁有這份溫暖的人已經不再需要罷了。

孩子飛快的成長,轉眼間過了十年,已從圓滾的身形轉為挺拔。

從自我踏入人群的他重心已經不再過去喜愛的玩偶身上。

我也被束之高閣,坐在了床尾書櫃的最上層,

但我不會因此拋棄那孩子,我會永遠的伴他左右,

既使他將我忘卻,既使他將我遺棄在角落,

因為我與他的「命運」打從那天在二手店中視線相對那刻起便交織無法斷。



夜深,家中重現照明,孩子終於回來,

然而他卻是家中第一個回來的成員。

他拖著腿,連衣服也沒換的倒在床上,接著是好一段時間的靜默,

看似是睡著,但其實不然,

孩子的雙眼睜的圓亮,看不出一絲表情的緩著氣,

……估計是在學校受了什麼委屈吧?

只要發生了不愉快的事,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發洩而是掏空心中的血肉,

這就是在人生中滿目瘡痍的人與一般人的不同之處。



視線開始游移,正在轉移自己將思考歸零吧,

從上到了天花板,接著橫移到了四壁,晃到了書架後便開始數著每一本書脊上的字,

然後一排一排的往上,經過了好幾年,我們終於再次四目相對。

他一個飛步,便跨越了以前需要蹦跳四步的距離,

再次勾著腳,雙手捧著舉起了我,拍拍覆蓋在我鼻頭的灰塵,

一把抱住了我,正在成長的臂力不知輕重讓我原本不存在的脖子被擠的現行。

「如果……我有跟他一樣的遊戲機的話……」

孩子泛著淚光,不知是鼻子吸入灰塵過敏還是終於表現出了難過。

「我就能跟他一樣受歡迎,不會讓他叫人欺負我了吧?」

他的前髮緊緊壓著我烏黑繡上的鼻子,除了油臭外還有一股草芥的酸味。

孩子,請放心,我絕對會實現你的願望。

只要你向我許願的話……



隔天,孩子提早被父親領回家,之後立刻被丟進房間不得而出。

眼角雖然多了處烏青,但卻從未看過他神情如清爽,

感覺如釋重負般,一切重新開始的感覺。

他從書包裡掏出一台紫色的盒狀物,打開電源後便看著螢幕輕快地動著手指,

--雖然害他挨了點皮肉傷,但我成功的讓它了幸福了,對嗎?

我是一隻維尼熊玩偶,天殺的誰告訴我一下那隻鯊魚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他可以直接被買來放在孩子的床鋪上,而我卻仍然在隔壁的儲藏室積灰塵!

從隔牆聽見的聲音分析,這隻鯊魚現在在「網路」這個東西很紅的樣子……

但孩子不是已經成年了,這個年紀為什麼會買娃娃?

這讓我感覺好像被取代……真正的被遺棄一般,



腳步聲從外頭左邊接近,路過眼前木門,最後往右消失。

雖然每天都聽得到孩子的聲音,但我已與孩子不見十年餘了。

孩子現在到底長得怎樣呢?

臉上的青春痘消了幾顆?頭髮有沒有剪呢?身高長了幾公分?

這些我只能在腦內自己構築,但我期待有一天能夠看到如我所想,

長的帥氣的孩子面龐。



孩子進到房間後,一言不發聽不見任何聲響。

寂靜到像是掉入異空間般的十分鐘過後,猶如隧道回聲般開始傳來嘶啞的哭聲。

孩子的對象貌似與他結束關係,

學校的朋友因此一個個的疏離他,

身為唯一家人的父親因為就職問題,不顧慮他心情的大發雷霆。

孩子的世界正在漸漸崩塌,終於無法承受的獨自一人啜泣。

孩子……你絕對不會是孤獨一人,

你還記得嗎?我們兩人視線對上的那一天,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一定會願意在你身邊保護你,

請向我許願……

請向我許願,只要你許願,我就有力量帶給你全世界。

我永遠愛著你,等待著你再次抱起我的那天……



我是一隻維尼熊玩偶,是那孩子的維尼熊玩偶。

家裡的爭吵日漸擴大,已經從單純的罵聲開始增加東西傾倒丟擲的聲響。

跟一般的家庭一樣,爭執的重點只是清理垃圾這般的小事。

也許當一個人選擇忍耐太多事物後,看似不足掛齒的小事才會成為爭吵的起爆點吧?



哭聲帶著腳步聲飛來,但不同以往的在正前停下。

木門露出一縷白光,但被大力甩開讓人反應不過來,

大步走進來開始收拾東西的,是一個高俊的青年,

但不同我記憶中孩子的父親,青年較瘦且較挺拔,臉龐掛著一圈沒提乾淨的鬍渣,

玲稜有致的顴骨增添了魅力,而掛上眼鏡後顯得更加成熟。

我的孩子,你原來已經成長如此,超越了我的期待更加帥氣。

成人的孩子翻箱倒櫃,清出了一個紙箱開始雜亂的把大小罐子丟進去,

接著是書籍、酒瓶、裝完一箱後再拉出一個空箱,

--在儲藏室清理出不要的東西,然後拿去丟掉吧?

雖然動作胡亂卻還是有條不紊,雖然面無表情帶還是夾雜嘶嘶鼾聲,

我明白孩子受到了傷害,但還是忍下了急切之心等待著。

終於孩子挺起了腰,舉起頭望向桌上看見了我,

我可以看見他的眼神從空洞中,冒出了我以前所熟識他的童稚。

遮天的雙手一把就罩住了我的頭,跟過去相比讓我多了絲恐懼。

但孩子卻緊緊抱著我,靠坐在牆角,讓我全身的一吋都感受到他的體溫。

孩子啞著聲,像是深怕自己說的一字一句會被人聽見似的……

沒關係,我就在你身邊。

只要告訴我你想要什麼,我一定能幫你弄到……

「如果爸爸,不在這個世上就好了。」

「……」

孩子,只要是你許的願望,不管是什麼我都會為你實現。

但我希望你相信,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會永遠愛著你。



已經過了好幾天,孩子苦尋父親未果,

翻遍了房間,最後來到我的身邊,

桌旁多了個藍色光球,孩子感到困惑但熟悉,



當他伸手碰觸光球時,滿盈的思念和記憶灌入他腦中。

僵直過後,知悉因果和解答,知道自己一直以來憎恨的人的想法後,

孩子用了我從未看過的,充滿懊悔淚水、悲痛和憤怒的眼神看著我。

看來,與「這一個孩子」的羈絆,也許也要畫下休止符了吧?







我是一隻維尼熊玩偶,我的能力是能實現擁有者的任何願望,

但這個世界不會憑空產生任何東西,

記住,「想要」必定完成於「掠奪」,這是不變之定律。

而我,再次回到了懷念的舊木樁上,隔著商店門口看著來來去去的人群。

玩偶永遠不會忘記每一個孩子的笑容,既使孩子已經不再需要他們,

我們會懷著我們所有遇過的幸褔回憶,等待著下一個「命運」的到來。



新台灣都市傳說計畫系列




Next Post較新的文章 Previous Post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评论:

張貼留言


Copyright 紀由屋 - KikyuS | 設計by 賢人
使用Blogger平台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