筑城院真鉴x折原臨也——“最喜歡人類了!”角色分析,談現在動畫最缺少的“人類角色”


因為喜歡人類所以捉摸不定的角色,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完第十八話的《Re:Creators》中筑城院真鉴的表現後,聯想到了另一個同樣類型的傢伙——《無頭騎士異聞錄》的折原臨也呢?
這裡就為這兩個個性特別怪異的傢伙做點分析,順便談談現在動畫中最缺少“人類”的部分吧!



前言


哈嘍,大家好,我是同時非常喜歡《Re:Creators》和《無頭騎士異聞錄》系列的賢人!
兩部作品,都有鮮明的角色都屬群像劇……而,在眾多角色當中,兩部都各有一名自稱最愛人類,除了捉摸不定以外,還掌握了一大票死忠粉(至少我都是其中之一啦w),從角色群中脫穎而出,展現出獨自的風格。
所以我才喜歡人類——by筑城院真鉴


雙方都不喜歡特定的一個“人類”,而是喜歡著“全體的人類”。
這種獨特的觀念,真的非常地有趣。
而,在我看到這兩個如此相似但卻又完全不同的角色時,就突發奇想地想要來寫一篇比較這兩個角色的文章了。

老實說,我在看完第18話的那一刻就想馬上寫出來了,不過同樣地,因為各種問題,拖到現在才動筆……
然後,要發佈時,才發現,阻礙我發布的最大問題,竟然是要製作適合網站的缩略图……
然後,花了一堆時間靠著我半桶水的PS技術,我放棄努力了……而成品就如上。
總不能拖到悠太寫了《Re:Creators》第20話的觀後感,我才來發布這個時間線停在《Re:Creators》第18話的分析兼心得文吧?
這樣我就顯得太懶啦www
如果你不知道或有錯過了悠太為《Re:Creators》每兩集所寫的觀後感的話,歡迎點我查看他寫的觀後感列表哦!

當然,其實我在動筆之前,猶豫了一下想說,會不會有人曲解了我寫這篇文的意思,留言說“筑城院真鉴根本就是折原臨也”或是說“抄襲”之類的東西。
所以我想要在這裡預先說清楚一下——我寫這篇純粹只是因為喜歡這兩個角色,並認為這兩個角色之間,確實有共同或相似之處,但絕對沒有惡意抄襲。考慮到人格角色上的不同點和各種方面,這兩者都是原創性極高的獨特角色……
這點,我會在正文中一一說清楚。

總之呢,我知道有些人只看標題就會下定論做出留言所以,如果出現那種留言的話,麻煩下面回复他們讓他們點進來看完這篇文吧w
當然,如果是說受到“啟發”就是另外一回事啦w

那麼,廢話就到此為止w馬上開始進入正題吧w


角色背景介紹(給沒看過相關作品的人對這兩個角色有一些概念)


折原臨也

為《無頭騎士異聞錄》的角色之一,是個曾經活躍於池袋的情報份子,為了躲避自己的冤家逃到新宿去。後來在小說第一卷時又回到了池袋,操弄和盤算著在那個城市當中的每個事件。自稱,最喜歡人類,所以便在每個事件當中煽風點火從中滿足自己。

對人類的觀點以及相關事件:

自稱喜歡人類
卻在第一集的時候召集了想要自殺的人們,宣傳想要利用他們來觀察他們的反應。這點動畫第二集裡改得還蠻不錯,所以就選擇性地用動畫為基礎通過這個事蹟來介紹他。
由上圖可見,他安排綁架了想要自殺的少女,然後救了她,再告訴她一切真相,就為了看對方的表情。
在讓對方意識到自己其實不怎麼想“死”的時候,卻又推了一把,縱容並挑戰對方去“死一死”——這就是折原臨也。
當然,由於《無頭騎士異聞錄》的故事架構複雜,折原臨也所扮演的角色有點接近“神”一般的存在成為大部分事件發展的理由……所以,從全局來看,他既做了壞事,也做了好事,除非真正了解他喜歡人類的個性,其動機難以令人費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他這麼玩弄人類的過程中,全書他似乎還沒弄死過任何一個人。

筑城院真鉴

為《Re:Creators》的角色之一,是傳奇系輕小說、動畫《夜窗鬼錄》中的反派角色,然後再跳到現實後,第一個便是把自身作者給殺了。《夜窗鬼錄》小說中第五卷《蒼玄宮殺人事件》裡將鼓樓之峰學園的所有學生都趕盡殺絕。

對人類的觀點以及相關事件:

自稱喜歡人類
可以毫不猶豫地使用自己的能力來殺人,不在乎傷亡的數量,甚至因為不想付錢就把可憐的老闆給殺了。
但她卻在最關鍵時期幫助了主角。
理由?當然很簡單:

並沒有洗白的跡象,只是隨著機緣巧合,順勢讓事情變得更有趣,在保持自身想要盡可能享受生活的本質、觀察、從中得樂。
老實說,雖然我覺得她在《Re:Creators》中應該可以表現得更多一些;不過,當然我也滿足於她目前少出場但每次出場都帶著重大意義的精煉表現。

比較表格


姓名: 筑城院真鉴
Chikujoin Magane
折原臨也
Orihara Izaya
來自: 《Re:Creators》的《夜窗鬼錄》 《無頭騎士異聞錄》
愛好: 觀察混亂情況下的人類 觀察混亂情況下的人類
能力: 聰明狡猾、擅長說話誘導、違反地心引力的跑酷技巧、言葉无限欺(只要被別人認定為謊言,就能將其變成事實) 聰明狡猾、擅長說話誘導、違反地心引力的跑酷技巧、近乎遍布全城是的情報來源,可以通過操作微小的事情如同蝴蝶效應般地引發大混亂
對人類的觀點: 絲毫不在乎人類生命,會毫不在乎地使用能力殺害別人。 從不自己下手奪取生命,但會將人強迫到極限讓對方做出最糟糕的選擇。
操作手法: 隨著機緣巧合(某魔法少女就剛好死在了她的面前、愛麗絲特莉婭·菲布拉里就去委託了她),順勢使用自己的能力,大部分時間維持在旁觀者的情況,以有趣為優先。 從頭到尾精心全盤設計一切,會隨著自己的性情決定是否參與其中,以觀察為優先。



個人想法


老實說,與折原臨也相比起來,我個人覺得筑城院真鉴比起喜歡人類,用“喜歡有趣的事情”來形容還比較貼切。
不管從她殺人的過程還是企圖殺害的人的手法來看,她都比較像是在享受自己的人生,而非真的是對對象有濃厚的興趣(主角水篠颯太除外)。而,相反地,折原臨也的手法卻是真的對人類的反應有所興趣,所以才會精心設計一系列事件,將人類強逼到精神崩潰的邊緣,觀察對方的反應。
一個是為了把眼前的事情弄得更加有趣而行動;一個是為了創造出有趣的事情而行動。

這點雖然光從上方的列表格難以看出來。但只要用心看過兩部動畫,應該就能體會到其中的意思。
同樣的位置,不同的角度
折原臨也和筑城院真鉴一樣在故事中,是沒有任何立場的角色。
正因為如此,這兩個角色的發展空間就更為廣大和特殊。在這裡,除了上面所說的被動和主動(把眼前的事情弄得更加有趣而行動;創造出有趣的事情而行動。)外,其角色的價值觀(目的)也非常值得注意。

以筑城院真鉴的說法為例子:

筑城院真鉴雖然話是這麼說,但在殺人前卻是毫不猶豫的。
就連自己的製作者也殺掉了,說明她根本不在乎一個人類“將來”的價值。
也就是說,她所在乎的是“現在”,因為“現在”狀況開始有趣了所以就拿著爆米花去欣賞。

而,折原臨也就不一樣了。他所期待的是“將來”。
他就像是掌管著“現在”一樣,做出策劃,然後對“將來”做出猜想。

像是期待著觀看電影的小孩子一樣,想著:
“電影會不會跟我想的一樣呢?”
抱著這種期待驚喜和失望的感覺,來感受這個世界。
這就是他們倆的最大差別和最有趣的地方之一。



現在動畫最缺少的“人類角色”


我覺得,在現在動畫故事越來越公式化的情況下,像人類的角色,反而是越來越少了。
為了兼顧劇情流程、伏筆、福利、等事項,很多動畫製作組在多方面考量的情況下,會刪除很多“多餘的情節"。

比如說,角色內心的掙扎、純粹因為喜歡而做的事情、在追求目標過程中的挫折、不合邏輯的憤怒、想法等……
這些都是很“人類”的事情,但放眼望去,大部分的動畫作品,卻缺少了這一類的要素。

因為公式化的劇情,起承轉合的過程或是其他的要素和方面,都過為理性而且紮實的做法。雖然,只要遵照公式、處理得好,都可以得到不錯的亮眼表現,Jump三大台柱。就是因為公式化而大有所成。
雖然理性上來說,可能是非必要的畫面。但,卻是更能令人引起共鳴的橋段。

探討人生、價值觀、純粹為了快樂而快樂,像是筑城院真鉴和折原臨也這種角色的存在之所以這麼引人喜歡,能吸引大票粉絲,就是因為這樣的特點,這種活在謊言中“誠實”的態度。
除了展現出自我,還帶出了周遭角色的內心,讓本來很少機會呈現到檯面上的要素,呈現了出來。

水篠颯太因為和筑城院真鉴對話,而影響,使得他最終勇於面對、說出、接受自己的過去——就是個實實在在的列子。

你們不這麼認為嗎?
Next Post較新的文章 Previous Post較舊的文章 首頁

Copyright 紀由屋 - KikyuS | 設計by 賢人
使用Blogger平台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