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機會重來,是否有勇氣正面自己?《煙花》動畫電影版小說讀後感


no pic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機會不斷重來,你會不會做出不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本系列為微劇(雷)透(點)系列。還未讀過該小說或者未看過該電影的讀者誤點進來,可以考慮點打叉出去。如果是已經看過該電影的觀眾,或者期待想知道這部動畫電影版小說的亮點,可以慢慢地拉下來。咚咚咚!鏘鏘鏘!就這樣,開始咯!



開始前先大概科補這部動畫電影的背景。《煙花/升起的煙花,從下面看?還是從側面看?》(打ち上げ花火、下から見るか?横から見るか?),是改編自岩井俊二導演于95年的同名電視劇SP。這次動畫版找來了新房昭之擔任總導演,和另外一個真人劇導演大根仁來創作劇本。大根仁嘛,看過《爆漫王/Bakuman》真人電影版的大概會有印象吧。

《煙花》小說整體上就保留了在《爆漫王》真人電影版中,最高和亞豆那種有別于漫畫版的青澀戀愛的感覺。看過《煙花》1995版在網絡上的一些剪輯視頻,可以發現到可以說這次的改編除了用設定和名字以外,完全是已經脫離了原作的軌道。

小說版當中,登場的人物跟在官網看見的人物名單一樣多,可是總感覺其他角色都是打醬油……不太有發揮劇情功能,存在感簡直路人角色。這邊就先快速介紹本作的一些重要人物。

及川奈砂(cv: 廣瀨鈴)是本作女主,也是本作男主島田典道(cv: 菅田將暉)的暗戀對象,並且典道的好友安曇祐介(cv: 宮野真守)對奈砂是有那麼點意思的感覺。至於其他由松隆子聲演的奈砂母親,或者由花澤香菜聲演的三浦老師什麼的,感覺比路人存在感還低。(想吐槽的一點,三浦老師總是在劇情被典道他們的幾個好友搞非禮什麼的……這劇情,早就該報警啦,完全充當本作品中的黃色笑點……差點就在開頭看不下去,有種‘我到底是在看什麼類型小說啊’的感覺。)本作的CV男主和女主都是真人劇的演員,而其他的角色都是聲優界超級實力派的大佬和大姐,在還未看電影前,我基本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看男主女主的演技被其他大佬吊打了。聲優實力懸殊的陣容,看過電影版的屋友如果覺得我這部分預測錯了,歡迎在留言處打我臉。以上對聲優表現,純屬我看了官網的聲演列表後作出的推測。

小說版我整體閱讀感受可以說是我讀過的小說,排起來前三複雜感受的小說。這主要是分為閱讀前的期待>閱讀中的挫折感>閱讀後的失望>閱讀後經歷了一些事情再從角色角度出發思考,才從整體感覺接近C的個人評價,再上升到A-的感覺。

接下來就一步一步說明我這複雜的讀後感。





大根仁劇本風格,見仁見智

就如前面說過的,看過真人版《爆漫王》的,應該心裡都有個逼數了。也就是大根仁對於這種浪漫的定義和詮釋,就好像叫一個三觀正常的社會人士看岡媽負責的動畫一樣。雖然會一直吐槽:這傢伙某程度的腦筋不正常吧?這樣_ _的東西怎麼可能有。看到最後可能還會感觸很深;相反的,毫無感觸完全跟大根仁三觀道不同不相為謀的,也不在少數。算是爭議很大。

大根仁在小說版描寫的文筆沒有一般小說家的強,更別拿他的文筆跟類似類型的小說如《海濤之聲》比較。兩者切入視角雖然都是男性視角,但那個直腸寫法,就……不那麼浪漫了。一般這類形小說,都會花一定時間在處理好故事發生時間、地點、誰和誰、他們是男的還是女的,再交代之間的關係。接著就會花時間塑造男主和女主在登場的第一印象……然而大根仁的文筆,你根本在腦裡面想象不出角色來,因為他這種把動畫劇本分段改編成小說劇情,但骨子里卻依舊是電視/動畫劇本家的寫法,根本無法讓人腦補清晰每個角色。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很多角色在這裡打醬油,並非發揮劇情共用,而是連外在都沒描寫好。感覺一切都好像紙片人登場在男主女主周圍,然後起哄,按照劇本框架走完。

當然,動畫電影又是另一回事,就是有了人設啊,人物設定圖,畫面動起來~這個是最重要的。畫面動起來,就是動畫了。大根仁這樣的寫法很有可能是因為他本職就是電視劇導演,所以就在有了人設情況下,強硬地用這種畫x畫出腸的寫法寫出來。雖然可能有人會喜歡這寫法,但作為偶爾也會買一些小說來讀或者上網看網文的我來說,就特別地抗拒這寫法,尤其是寫這種浪漫故事。這也讓我一度擔心這堆角色在這種魔改劇本下,會變得支離破碎。這顯然不是本書譯者(台版譯者為王靜怡)的鍋,我越讀下去越感覺到這本書譯者很可能是拿牙籤支撐著自己的眼睛,熬夜喝著咖啡咬著餅乾,犧牲睡眠才完成的翻譯……辛苦你了OTL

劇情上,大根仁對於一些劇情的發展有可以不交代,卻也有可以交代而忽然切換個上帝視角的寫法。是非常突然的切換,在台版書籍內那些上帝視角還要以粗體字來做區分……我有種錯覺是不是看著像某些自傳台版書,一直放粗體強調了再強調的錯覺。由於本書幾乎沒有插畫(如果只是把那些平面設計寫著——xx章節的頁面算在內的話),你在切換章節前的情緒爆點劇情,看到這種礙眼的粗體,可以說特別出戲。

此外,在一些重要的重複一遍中,大根仁已經不是為了照顧讀者即將忘記,而是直接把一些重複段落直接拷貝再貼上,改一些小細節重複了。奇怪,我看一些一直重複劇情的小說或者電視劇/電影,在描述同樣事情又重複,頂多用上一樣的鏡頭,做出少少修改顯示不同外,用了約2次體現出主角的煩躁後,就不會再度用回一樣的東西來表現。而大根仁似乎想說“重要的東西要說三遍!說三遍!說三遍!”,本書除了第一章節外,其餘三個章節都大約重複了好幾次一樣的東西。我每次再讀一遍章節都會仔細看下面的頁數是不是缺了點什麼,是不是出現裝訂失誤需要送返出版社更換。

另一些比較顯而易見大根仁在後面已經放棄描寫細節,一切用主角的感受帶過的,就是場景描寫。開頭描寫的風車啊,島上海風、鑰匙放在郵箱等細節,都讓我能回想起在某島上生活不到幾天的感覺。閱讀著,感覺電風扇吹過來的熱風,都替換成成了在島上那種帶鹹腥味的海風了。到後期,大根仁僅僅用一句話,簡單描寫典道察覺到的路暢不對勁的地方,已經不想追究當中的細節了。最要命的地方就是在車站跳那一幕,不看mv還真的不知道是什麼鬼情況,完全沒法清楚交代地點和周圍情況(雖然前面在小夥伴和三浦老師登場時候,就已經發現大根仁那個無法簡單交代男女、時間地點、誰跟誰說話的區別描寫,但完全沒預料到去到後面這情況惡化的如此誇張,是被逼著趕出來的吧?那還真是辛苦你了……)。

針對我這些莫名其妙感覺,大根仁在本書後記是這麼解釋,自己這麼寫是為了讓讀者們從這種劇本式“莫名其妙”和“不明白”的情形下,直到看了95年電視劇SP或者動畫電影才會發現——“哎喲,原來是描寫這樣的場景啊”。全篇,我每個章節來回閱讀了5次,6個小時才讀完整本書,深怕看漏任何細節。但這些細節,根本是——不存在滴!大根仁表示:就是要你們去看動畫電影。我讀到這後記時候,差點沒氣得吐出血,我被算計了,這本書根本不在為沒看過原作和動畫電影版的讀者服務嘛。對比同類型不是作家,卻嘗試寫小說來娛樂讀者的他們,大根仁比起來,算是寫得最流氓的一個。這說法一點也不輸給在一些動漫討論區的“看不懂的都去看原作小說啊,87”地圖炮留言的感覺。


新房昭之表現讓我期待

雖然閱讀小說後也沒法看電影(我所在的地區還未上映),但至少也看了Youtube上「DAOKO × 米津玄師『打上花火』MUSIC VIDEO」的音樂MV哦。的確,看到這些畫面時候,就會和看到95年版本的一些《煙花》剪輯片段時候會驚歎:「原來那段寫得看很多次都不明白前後關係的劇情是這樣啊……連那些在小說中沒有寫清楚的細節都交代得不錯,或許是這樣呢……」,但此時也會吐槽「既然這樣就寫好來啊,別耍流氓啊,連動畫mv內都有了的細節,為什麼你不描寫出來?難不成是新房腦補寫進去導的?」





呃,想了想,也不是沒這個可能。按照新房除了回頭轉及他導的片子用回SHAFT班底就會出現四方形構圖的嗜好,他還有一顆纖細的內心,用鏡頭交代許多細節,可以在他導過的一些片子看得出來。說不定,正因為如此,才特地讓新房導的呢?

儘管沒看過動畫電影,但從閱讀完小說看了這mv,我大概能這樣評價新房應該為本作改編動畫版當中,戰鬥力最最最最最強大的一個。新房導演把大根仁的一些描寫缺點補足(這方面的描寫補足,也有可能是大根仁耍流氓,要逼買小說的大家去看電影或者再看幾次電影才這樣做),還用分鏡暗示故事內容的浪漫方式顯示出來。看了mv後,我覺得新房導演已經盡力了……新房導演優秀的SHAFT style鏡頭,讓我把剛讀完小說的失落感C-拉上了B-的個人評價。


改編內容的自由度,卻完全暴露在現代化生活的細節衝突不符

這部作品是發生在沿海城市,就是建築全部靠山坡建起來,那種你一走出大門不是看見山就是海的地方。在這樣樸素的小島,建起了風力發電。除了風力發電,裡面的所有人物關係都有著“因為某些事情,現在大家都變成不一樣了”的伏筆感滿滿的描寫。

你可以感覺到是現在的鄉下,都要為了發展做出讓步和犧牲,可……可是有哪裡不對勁的地方。讀下去你會發覺,這班人只不過是現代人在演古裝劇,有些照理來說因為距離,根本不可能徒步這麼快到達的地方,他們以非常快的速度就到了(看煙花來回的劇情)。不止如此看完還可以飛快的速度回來……我知道常走遠路的人步行速度會很快,但這快得感覺從故事發展來看,已經從走路比腳踏車快,再進化成比機車快,再比奈砂父母的汽車更快,比電車快,比超級方程式還要快。快,還能再快……每一章下來你會發覺這班人的腳力非比尋常。這樣的設定唯一的好處就是能說得通那個小傢伙是怎麼跳上三浦老師的腳車然後……咳咳……

除了這些小細節,真要一一吐槽,恐怕你們都不必去看這小說了。實在有太多莫名其妙地方說不完,這些就當成彩蛋,留著更多的空間給你們去探討這小說的其中一個樂趣吧。


伏筆很多地方僅僅能推測,完全就是憑你想象

沒錯,正如標題,你從哪個角度看煙花,都是你的自由。你怎樣看這部小說,也是自由。它留下太多讓讀者去想象的空間,造成有種說不完故事,看起來爛尾掉的感覺。

比較明顯的就是小說中的祐介,他是對奈砂有這麼點意思的哦。他只是平時扮不看不聽不聞而已,卻其實都知道。當他不知道的話,他就會很心急,甚至跟典道的關係好到會因此不經意地互相發對方的脾氣。他也是個有點小自私,卻不敢正面自己自私一面,在欺騙典道卻還是會不忍心助攻的角色(記得哦,他是對奈砂有點意思的)。

在泳池的三人對決中,分別有幾種結果。這幾種結果下,會造成以下3條分歧
1.典道吊車尾,然後奈砂只是對祐介說了什麼。接著祐介就開始隱瞞典道一些事情,典道也因此察覺到了。但他隨後應該是經過深思熟慮(到底奈砂對他說了什麼,完全沒有一個上帝視角知道,本作上帝視角都用在一些奇怪的地方。我這裡是自己看完後,找了他和典道互相發脾氣的地方來推測。),有意無意地接觸典道,讓典道碰上奈砂,並且為奈砂和典道製造出二人獨處時間。
2.另一章是典道用盡全力,僅僅輸給了奈砂。奈砂約典道下午五點,自己去典道家裡,要典道等她。祐介知道後就有點生悶氣,儘管如此依舊進行了助攻,為奈砂和典道製造了獨處時間。
3.再下一章,乍看之下祐介變成了典型的豬隊友,但在我看來,車站能讓典道和奈砂離開,以及在塔下的各種拖延,完全是他處於自願地為典道助攻著。

越往後讀越能體會到,這個差不多要跟其他角色一樣淪為紙片人的祐介,其實可以拓展開來寫的啊。當中他有很多看穿一切的劇情,在這種題材作品中卻是宮野真守來聲演,我好怕他無端端來個命運石之門捏他破壞氣氛啊www

但很可惜,祐介就是個配角,他僅僅是除了典道和奈砂,有占一點點角色塑造的篇幅。其餘的路人角色更別提了,也可以理解成這個264頁(包含目錄和其他信息)的小說篇幅實在太有限導致。在電影內,估計看到祐介的戲份更少了。直覺告訴我,祐介就是這樣的角色,在電影內肯定也是一直替典道助攻,可能會有些觀眾看了一篇後,沒去仔細回想,就會討厭他,但希望你們看過我這樣寫,再回想一下劇情,可憐可憐這個戲份超少的配角吧。別討厭他啊。


回到典道和奈砂,兩人的劇情
小說中的主旋律,就是主打典道和奈砂之間的互相有好感,再到人小鬼大想起什麼私奔殉情的戲碼。這兩個時而思想和套路十分有中學生想法,卻在說話夾雜一大堆小孩子頭腦出發點思考的初中生,在做某些事情忽然智商下降,看得我有點出戲。以此為契機,才讓我發現到原作的電視劇SP,其實就是小學生以上智力而不是中學生平均智力的設定。跟前面提到的各種莫名其妙感覺差不多。

為了在有限的篇幅強調這兩人,刻意地,其他人的戲份可以說幾乎沒有了。但這兩人的價值觀又很難透過邏輯仔細說明清楚。例如前面提到,從頭到尾沒交代到奈砂對祐介說了什麼,以及有些地方會不禁懷疑奈砂,是不是只要是男人帶上她私奔她都ok?這樣的想法。當然,這個有一套解答的,就是每次「如果珠」回到從前,典道會因為自己的既視感,強烈地迴避了之前的選項,做出不一樣的選擇,每用一次,典道都會變得比以前更積極和認真,慢慢從男孩子氣場變成男子漢氣場。

仔細看可以發現的是,不管典道做出什麼選擇,奈砂的選擇都會和之前一樣!祐介和其他人的行動也會一樣。不同的是典道再度經歷過去的事情,會產生不一樣的看法。通過迴避之前的選項,典道又會看見不同的詭異東西再度重來。而奈砂怎樣都好,都是選擇相信典道每一次的不同選擇,跟著典道去做。這就說明了,奈砂一開始就是要約典道的(也就是跟發現祐介其實都在助攻的細節一樣),她就只是對典道有意思。當然,到最後典道也發現了這一點,坦然釋懷於在「如果世界」穿梭的自己,覺得已經不再需要「如果珠」了。


結局從另外一個角度看的話,又會如何?

在看小說前,已經聽說很多人說這部電影完全是在賣爛,空有畫面故事說不好。呃,這個我無法評價,我還沒看過這電影嘛。至於說脫離舊的電影框架風格,我只能說,你不看預告再進場才感覺到自己是進去看SHAFT表演,能怪誰呢。而且有誰期待95年的電視劇能照搬到17年來依舊賣座?腦子進水了吧?我連看《海濤之聲》電視SP,都會邊看邊吐槽他們角色的一些觀點(但不可否認這《海濤之聲》改編的味道是很對味,整個劇看得真tm甜),我不覺得如果把95年那個小學生設定照搬出來,會讓現在一般看動畫的觀眾看得入眼?動畫和電視劇是兩種載體,沒法。

這結局頂多第一眼給我:「啊?完了?」的錯愕感,再重看最終章,才會發覺,這樣結局不錯。以陰謀論/一本正經無視一切浪漫嚴肅觀看,就會認為,哎喲,溺死的那個肯定是典道啦!煙花和風車的狀態是顯示他臨時前的各種狀態,然後發生的事情都是他的腦補。不管是塔上掉下去還是在水池踢傷腳,就只是他死前的一些暗示……呸……呸……呸!這我編不下去,硬要把浪漫的故事解讀成這麼灰暗的故事,肯定只有單身N年的邊緣人才做得到。如果你這樣對身邊期待這部片子的女孩子介紹這部影片,我只能說你註孤生不是沒理由的吼。








個人感想總結:

大根仁的劇本式小說的弱點,很大可能能被新房昭之搶救,把C變成B。但拿《你的名字》來作為噱頭宣傳,這就太過火了。明明參與的人數沒幾個,卻把這些人當成《你的名字》票房戰鬥單位來計算。這對兩部作品而言,都是有失公平的。可能是上面那層完全不懂欣賞動畫的人,看見《你的名字》如此成功才打出這個噱頭來宣傳吧?

這樣想來的話,庵野大佬以前說過的業界藥丸,很可能不是指動畫技術和劇本的窮途末路。從目前已經發佈的官方MV,看這部《煙花》的動畫表現、演出、作畫水準等,完全不輸現今的其他動畫電影。我看庵野大佬指的藥丸,非常有可能就是上面那群只是考慮著收益的大人物們,完全不看動畫,就只是要消耗他們的商業價值,導致動畫出資方和製作方有完全兩種背道而馳理念的矛盾。再簡單點比喻,做過網遊的都大概了解,製作團隊做出了遊戲,往往會被三流的宣傳團隊和文案帶錯節奏,變成有亮點的遊戲背負太多罵名。這樣的事情時常都會看見,只是沒想到,這次輪到動畫界這情況如此常見了吧?

整個劇本採取開放結局,也是有很多開放式表達,但依舊有很多細節需要仔細去看和思考,也未必得到肯定的答案,才是這小說劇情比較頭痛的地方。但它在最後選擇不對「如果珠」的來歷作解釋,也不去解釋典道的各種情況,頂多認為這隻是典道在炎熱夏季渴望有個女朋友陪他看煙花,才會發這樣的夢?這樣解釋我也能接受的。

沒有「如果」的地方,我認為,就是典道很喜歡奈砂,這個已經是事實了。
即使這是典道在夏日熱昏了頭作的一夢,但典道從在開頭的懦弱,變成寧願自己受傷、跌死也會要保護奈砂的決心,看得我都不忍心,收回開頭稱他為“魯蛇”的稱號了。剛開始,總是看見典道各種走Bad End的選擇,醉得不行。加上大根仁這種文筆,讓我在開始閱讀了2小時顯得暴躁了。「好好地在下班後幹嘛要讀這麼讓自己氣的小說啊?」我當時就是這麼想,也開始產生了對典道,這個故事主角,懦弱了將近整本書的3分之1頁數,讓我產生了極度厭惡的感覺。在這種針對每個章節重複讀數次再繼續的節奏下,這種感覺實在是煎熬。

典道隨著故事劇情,開始出現了後悔自己懦弱的行為。有意無意地,他發現自己借用「如果珠」的能力,回到故事,不,應該說去到每次希望的「如果」世界。典道開始積極起來,選擇不同的選項,越來越大膽。大膽,並不是他因為有的無數次去其他「如果世界」保護奈砂而產生的謎之自信。每次珠子總是在他無意識中回到自己的手中,並不是他自己主動要拿的(關於這點,大根仁根本沒打算去描寫,就只是大概帶過他回想有撿起珠子這回事)。他有著不管如何,都可以以自己為代價來保護奈砂的覺悟。甚至是回到跟奈砂交情還不深,身高差太多也好,失去與奈砂交流機會也罷,典道也在所不惜,只要奈砂幸福就好。

然而在最後的「如果世界」,奈砂拒絕典道這樣的行為,也讓典道發現到「煙花的形狀不管怎麼樣都好,只要對的人在身邊,看什麼都是順眼的」這個道理。最後以奈砂游向「沒有如果的唯一世界」,可以理解成這劇情表達了奈砂成長成更堅強的女孩子。無論在之後的世界會怎麼樣,典道依舊是如此喜歡奈砂,奈砂也是期待著在下個世界能再和典道見面。

結尾就是這麼地甜,別說虐還是Bad End,一點都不虐啊!(只是在虐單身狗而已wwww)急死讀者的兩人,經過百多頁的劇情波蘭,終於游上了岸邊,彼此表白了心意,還做了約定在「唯一的世界」見面。充分描寫了兩人的成長,還有這甜死人的互相喜歡情節延續了《爆漫王》真人版的風格,這點是本作最大的閃光點。

無論如何,這麼大的閃瞎單身狗亮點,還是無法掩飾之前提到的各種文筆瑕疵,成為它引人詬病的地方。這風格也是極為極端,喜歡情景描寫的讀者會很討厭,但沒什麼看這類小說,只是喜歡簡單粗暴描寫的讀者,就非常容易消化和閱讀。同樣對於動畫製作組來說,是非常需要這類型一點就明白的劇本式描寫,不然就跟不上檔期來作畫啦。以動畫角度來看,很需要這種流水式劇本,只不過以讀者來說,這做法顯得比較流氓和牽強,甚至說消耗這個動畫電影版的剩餘價值和對原作的情懷,來騙錢來看小說也不為過。

儘管如此,這之後個人經歷的一些事情,讓我把這故事又重新一口氣讀完,是一章接一章地接著讀。我更加佩服典道的勇氣了。

典道從開頭就是暗戀奈砂,他那種暗戀的感覺與一般男孩子應該無異,都是從某個時候開始注視著某個女孩。自從這樣偷偷地注視著奈砂後,典道也學會了另一個技能:當奈砂轉頭望向他的方向,與典道眼神對上約0.2秒之際,能快速地移開視線裝作看不見,這樣的害羞閃躲,我不信在座的各位男生們/女生們都沒做過www

當在泳池中的奈砂和典道對話中,眼神對上了約1、2秒時候,典道產生了一種和對方對視很久的錯覺,一直回想這幕的他,在與祐介對話時候顯得漫不經心。腳不舒服的典道要去診所,卻因為看見奈砂穿著有別于平時,特別地打扮了並且身穿浴衣坐在椅子上,與自己對上了一眼。發現了奈砂的眼神中充滿想敘述的話語注視著自己,典道承受不住這視線,開始了第一次正式的逃避奈砂。

在之後的各種衝突中,典道都會牽著奈砂的手衝出重圍,奔跑上列車。上了列車後又會和在診所一樣,因為害羞而刻意地和奈砂保持了非常長的一段距離。隨著每次重來的選擇,衝突越演越烈,上了列車開始,換成了奈砂一直逼近典道,典道開始不得不直面自己的感情,也因此想與奈砂逃離此處逃亡其他地方一起生活的決心更加堅決。故事的最後,上面也說過了,典道的確是成長了,也刷滿了奈砂的好感,互相地表白了。

對比起前面特別遜的行為,典道邁出的每一步都需要特別勇敢的決心,不管他選擇用自己保護奈砂的決心,還是想跟奈砂拉近距離,到最後堅定自己要跟奈砂「永遠地」在一起的「如果」想法也是一樣。一次又一次的衝突磨練了典道,他選擇不斷克服自己的生理和心理弱點,保護了奈砂,也鼓起了勇氣跟奈砂告白。這樣的成長,整篇下來用了極多篇幅描寫,甚至不惜犧牲其他的角色也要寫好寫滿,使得他們的感情主線並不會顯得突兀,不管是典道對奈砂的暗戀,或者奈砂對典道的好感,非典道不選的行為,這兩人的行為都是在每一章閃瞎我的狗眼。

典道暗戀奈砂的情節描寫,的確很容易讓人回想學生時代的青澀時光。在這些細節處,可以說是大根仁少有的極限發揮的橋段。這些學生時代感寫得非常真實,單單做到讓人回憶從前,就已經證明他這劇情描寫成功的地方,對於優點還是要贊一個的喲。

讀完這本小說後,與其說滿足感,不如說寂寞感會完全襲來。典道在小說中出現率最高的台詞——「如果」,也出現在我腦海中。「如果」、「如果」、「如果」,潛意識不斷地在拷問著自己:“請問你,對於以前因為懦弱,而無法邁進一步的遺憾,有什麼樣的看法呢?「如果」能夠都重來一次,你敢為了不留遺憾而去實行嗎?”。我陷入了沉默,用了3天時間也回答不上,甚至還會因為工作上的一些苦惱而放空思緒,像個鹹魚一樣不去思考。但每到這個時刻,這句「如果」就不饒過我,對我進行洗腦式喊話。然而,「如果珠」就算實現了一次也好,我也因為自己的懦弱,而把握不到機會。

一部動畫電影版小說作品,主題居然能如此扎心……

最後獻上DAOKO × 米津玄師『打上花火』MUSIC VIDEO 給大家。謝謝各位耐心地閱讀到這裡,如果對於各位選購書籍和選看電影有所幫助,我會非常開心的,謝謝各位^_^

由於隨身多年的筆電即將壽終正寢,本來應該繼續開坑的其他小說的讀後感系列將會延期了。預計需要等上一段時間才能寫了,請各位屋友在這段時間內多多包涵m(_''_)m

Next Post較新的文章 Previous Post較舊的文章 首頁

Copyright 紀由屋 - KikyuS | 設計by 賢人
使用Blogger平台呈現。